首页 > 玄幻 > 盗墓:获黑龙血脉后,独断万古! > 第1199章 宝物丢了

第1199章 宝物丢了(1/1)

目录
好书推荐: 狼尊 谢邀,惊悚游戏NPC全是我小弟 转生异世界,变成失明萝莉 盖世皇太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绝色农家女:俊俏书生,成亲吧! 治好毁容女友后,她一家人都急了 君王下下签:亡国公主驱魔妃 获得隐身衣,走上开挂人生 我在都市从一品武者开始修仙 绝色宠妃:不做女将军

秦墨看着吕泉东,吕泉东赶紧应了一声。

这段时间跟秦墨的相处,他已经知道秦墨的本领了,秦墨说什么就一定是什么,所以他必须要跟着秦墨好好的练习,这样才能让实力更强,做好这个族长的位置。

“另外还有一些话,我想跟你讲。”

秦墨注视着吕泉东,吕泉东当然知道秦墨想说什么,他深吸了一口气。

“之前我确实不太想坐这个族长的位置,但是后面我想通了,如果要是我不这样的话,那家族里面的人或许会更加的分心。”

“而且没有人比我更加的适合了。”

他们这一辈之中就只有他跟吕宗周最适合坐这个位置了,但现在吕宗周已经没可能了,如果他不承担起这个责任,那他们家族岂不是就要没落了吗?

秦墨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了一丝欣赏。

“你自己心中清楚就好了,这段时间你也成长了不少,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后面的估计我就没办法帮你了。”

虽然两家的渊源还是挺深的,可是他们要一直留在这里,守着封印饕餮的墓穴,自己不能总在这待着吧。

“我知道的,关于你教我的这套剑法,我也一定会好好练习,等以后咱们两个有机会再相见了,我会让你刮目相看的。”

秦墨笑了笑。

胖子吃完了东西来到了外面,就听到了这么一幕,他撇了撇嘴,跟秦墨说道。

“没想到你竟然愿意把这剑法交给吕泉东,你都不知道指点我几招。”

“我之前指点你,你又是怎么说的?”

秦墨翻了个白眼,虽然说自己并没有教过胖子和吴天真什么,但他们两个的进步也是比较快的,毕竟他们两个有很多的实战经验。

胖子冷哼了一声。

“那怎么了?我之前确实是不太愿意学习,但现在不一样了,你就不能再教教我吗?”

秦墨一下子笑了出来,应了一声。

“你说的没错,那等以后有机会了,我一定会教你的,只希望到时候你不要退缩。”

胖子瞪大了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秦墨似乎要对他进行魔鬼训练。

“要不还是算了吧。”

胖子立刻退缩了,他之所以不愿意跟着秦墨学习,就是因为之前跟在秦墨身边两天,练习完了之后,他整个人都瘫在床上动不了。

他可不想每天都过这样的日子。

秦墨翻了个白眼,他就知道胖子肯定是又不同意的,所以他也没再多说了。

这一整天的时间,秦墨他们都是在院子这边待着的,后面他又听吕泉东说他们吕家似乎出了一些事。

但是过多的秦墨不想知道,这是人家吕家自己的事情,他没必要插手。

一直等晚上的时候,吕泉东这才来到了秦墨他们的院子这边,让他们去吃饭。

路上胖子小声的跟吕泉东说道。

“对了,之前你们说我们要是帮你们封印的那只饕餮,会给我们一些礼物的,这些礼物我们可以去选吗?”

吕泉东愣了一下,如果胖子不说,他还真的把这个给忘记了。

“当然没问题,等一会儿我会跟族长说一下这件事情的,他会同意的。”

胖子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这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能拿到宝物,谁不开心呢?

秦墨和张麒麟对视了一眼,胖子果然还是跟之前一样喜欢宝物。

不过这倒也挺好的,这才是他们了解的胖子,胖子能这个样子一直无忧无虑下去,对他们两个来说倒也是好事一件。

没过多久,他们就赶到了现场,这里秦墨把目光放在了在场,这些人的身上发现,除了二长老之外,还有其他的那些老者。

至于吕天呈,则是坐在最主要的那个位置上,见到秦墨过来,他赶紧引着秦墨来到了客人所在的位置这边。

“你们就坐在这里吧,有什么饭菜不合胃口的,可以跟我们说,我们让手底下的人去换。”

胖子见到了面前的这些桌子吃的,他的眼神亮了起来,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山珍海味。

“你们在这里活的真不错啊。”

吕泉东笑了笑。

“这是因为族长今天说要宴请你们特地派出了一些人,让他们去外面采买的。”

秦墨点了点头,想到了今天吕家出事的事情,他扫了一圈在场的这些人,发现四长老并没有在这里,而不远处还有几个位置是空着的。

如果猜的没错,恐怕今天发生的事情跟四长老是有关系的吧?

秦墨看了吕天呈一眼,不过吕天呈不愿意跟他们这些人说,自己也没必要多插手他们的事情。

秦墨看了一下面前的这些食物,确实是挺精致的,刚好在墓穴里面,他们没有吃什么好东西,所以就赶紧大口的吃了起来。

吃完饭后,吕天呈这才有跟秦墨这几个人开口道。

“宴请已经结束了,若是几位还想继续留在这里,那就请便。”

秦墨知道吕天呈这话的意思,是想要让他们离开了,虽然说自己跟吕家确实是有一些渊源的,可也没必要一直留在这。

而且估计吕家的人还有他们自己的事情要做,比如关于四长老的事。

“族长,之前不是说可以让他们挑选一些宝物吗?”

吕天呈的脸色僵硬了一下,他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又跟秦墨说道。

“实话不瞒你们,我们家族里面的宝物被别人给盗走了。”

胖子听到这话,猛地一下子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问道。

“你是说你们家族里面一件宝物都没了吗?那你们这不是骗人吗?明明说好的,我们完成了任务之后,可以让我们随意挑选宝物的,怎么现在就不行了?”

秦墨咳嗽了一声,就连旁边的吴天真也赶紧拉了一下胖子的胳膊,让他在这里坐着。

吴天真赶紧跟面前的吕天呈道歉说道。

“胖子不是那个意思,他只是比较喜欢宝物罢了。”

吕天呈摆了摆手。

“因为偷到宝物的人是我们自己人,虽然我们在那边有看守,可是他们也没想到对方会这样。”

吕泉东愣了一下,如果胖子不说,他还真的把这个给忘记了。

“当然没问题,等一会儿我会跟族长说一下这件事情的,他会同意的。”

胖子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这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能拿到宝物,谁不开心呢?

秦墨和张麒麟对视了一眼,胖子果然还是跟之前一样喜欢宝物。

不过这倒也挺好的,这才是他们了解的胖子,胖子能这个样子一直无忧无虑下去,对他们两个来说倒也是好事一件。

没过多久,他们就赶到了现场,这里秦墨把目光放在了在场,这些人的身上发现,除了二长老之外,还有其他的那些老者。

至于吕天呈,则是坐在最主要的那个位置上,见到秦墨过来,他赶紧引着秦墨来到了客人所在的位置这边。

“你们就坐在这里吧,有什么饭菜不合胃口的,可以跟我们说,我们让手底下的人去换。”

胖子见到了面前的这些桌子吃的,他的眼神亮了起来,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山珍海味。

“你们在这里活的真不错啊。”

吕泉东笑了笑。

“这是因为族长今天说要宴请你们特地派出了一些人,让他们去外面采买的。”

秦墨点了点头,想到了今天吕家出事的事情,他扫了一圈在场的这些人,发现四长老并没有在这里,而不远处还有几个位置是空着的。

如果猜的没错,恐怕今天发生的事情跟四长老是有关系的吧?

秦墨看了吕天呈一眼,不过吕天呈不愿意跟他们这些人说,自己也没必要多插手他们的事情。

秦墨看了一下面前的这些食物,确实是挺精致的,刚好在墓穴里面,他们没有吃什么好东西,所以就赶紧大口的吃了起来。

吃完饭后,吕天呈这才有跟秦墨这几个人开口道。

“宴请已经结束了,若是几位还想继续留在这里,那就请便。”

秦墨知道吕天呈这话的意思,是想要让他们离开了,虽然说自己跟吕家确实是有一些渊源的,可也没必要一直留在这。

而且估计吕家的人还有他们自己的事情要做,比如关于四长老的事。

“族长,之前不是说可以让他们挑选一些宝物吗?”

吕天呈的脸色僵硬了一下,他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又跟秦墨说道。

“实话不瞒你们,我们家族里面的宝物被别人给盗走了。”

胖子听到这话,猛地一下子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问道。

“你是说你们家族里面一件宝物都没了吗?那你们这不是骗人吗?明明说好的,我们完成了任务之后,可以让我们随意挑选宝物的,怎么现在就不行了?”

秦墨咳嗽了一声,就连旁边的吴天真也赶紧拉了一下胖子的胳膊,让他在这里坐着。

吴天真赶紧跟面前的吕天呈道歉说道。

“胖子不是那个意思,他只是比较喜欢宝物罢了。”

吕天呈摆了摆手。

“因为偷到宝物的人是我们自己人,虽然我们在那边有看守,可是他们也没想到对方会这样。”

吕泉东愣了一下,如果胖子不说,他还真的把这个给忘记了。

“当然没问题,等一会儿我会跟族长说一下这件事情的,他会同意的。”

胖子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这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能拿到宝物,谁不开心呢?

秦墨和张麒麟对视了一眼,胖子果然还是跟之前一样喜欢宝物。

不过这倒也挺好的,这才是他们了解的胖子,胖子能这个样子一直无忧无虑下去,对他们两个来说倒也是好事一件。

没过多久,他们就赶到了现场,这里秦墨把目光放在了在场,这些人的身上发现,除了二长老之外,还有其他的那些老者。

至于吕天呈,则是坐在最主要的那个位置上,见到秦墨过来,他赶紧引着秦墨来到了客人所在的位置这边。

“你们就坐在这里吧,有什么饭菜不合胃口的,可以跟我们说,我们让手底下的人去换。”

胖子见到了面前的这些桌子吃的,他的眼神亮了起来,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山珍海味。

“你们在这里活的真不错啊。”

吕泉东笑了笑。

“这是因为族长今天说要宴请你们特地派出了一些人,让他们去外面采买的。”

秦墨点了点头,想到了今天吕家出事的事情,他扫了一圈在场的这些人,发现四长老并没有在这里,而不远处还有几个位置是空着的。

如果猜的没错,恐怕今天发生的事情跟四长老是有关系的吧?

秦墨看了吕天呈一眼,不过吕天呈不愿意跟他们这些人说,自己也没必要多插手他们的事情。

秦墨看了一下面前的这些食物,确实是挺精致的,刚好在墓穴里面,他们没有吃什么好东西,所以就赶紧大口的吃了起来。

吃完饭后,吕天呈这才有跟秦墨这几个人开口道。

“宴请已经结束了,若是几位还想继续留在这里,那就请便。”

秦墨知道吕天呈这话的意思,是想要让他们离开了,虽然说自己跟吕家确实是有一些渊源的,可也没必要一直留在这。

而且估计吕家的人还有他们自己的事情要做,比如关于四长老的事。

“族长,之前不是说可以让他们挑选一些宝物吗?”

吕天呈的脸色僵硬了一下,他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又跟秦墨说道。

“实话不瞒你们,我们家族里面的宝物被别人给盗走了。”

胖子听到这话,猛地一下子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问道。

“你是说你们家族里面一件宝物都没了吗?那你们这不是骗人吗?明明说好的,我们完成了任务之后,可以让我们随意挑选宝物的,怎么现在就不行了?”

秦墨咳嗽了一声,就连旁边的吴天真也赶紧拉了一下胖子的胳膊,让他在这里坐着。

吴天真赶紧跟面前的吕天呈道歉说道。

“胖子不是那个意思,他只是比较喜欢宝物罢了。”

吕天呈摆了摆手。

“因为偷到宝物的人是我们自己人,虽然我们在那边有看守,可是他们也没想到对方会这样。”

吕泉东愣了一下,如果胖子不说,他还真的把这个给忘记了。

“当然没问题,等一会儿我会跟族长说一下这件事情的,他会同意的。”

胖子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这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能拿到宝物,谁不开心呢?

秦墨和张麒麟对视了一眼,胖子果然还是跟之前一样喜欢宝物。

不过这倒也挺好的,这才是他们了解的胖子,胖子能这个样子一直无忧无虑下去,对他们两个来说倒也是好事一件。

没过多久,他们就赶到了现场,这里秦墨把目光放在了在场,这些人的身上发现,除了二长老之外,还有其他的那些老者。

至于吕天呈,则是坐在最主要的那个位置上,见到秦墨过来,他赶紧引着秦墨来到了客人所在的位置这边。

“你们就坐在这里吧,有什么饭菜不合胃口的,可以跟我们说,我们让手底下的人去换。”

胖子见到了面前的这些桌子吃的,他的眼神亮了起来,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山珍海味。

“你们在这里活的真不错啊。”

吕泉东笑了笑。

“这是因为族长今天说要宴请你们特地派出了一些人,让他们去外面采买的。”

秦墨点了点头,想到了今天吕家出事的事情,他扫了一圈在场的这些人,发现四长老并没有在这里,而不远处还有几个位置是空着的。

如果猜的没错,恐怕今天发生的事情跟四长老是有关系的吧?

秦墨看了吕天呈一眼,不过吕天呈不愿意跟他们这些人说,自己也没必要多插手他们的事情。

秦墨看了一下面前的这些食物,确实是挺精致的,刚好在墓穴里面,他们没有吃什么好东西,所以就赶紧大口的吃了起来。

吃完饭后,吕天呈这才有跟秦墨这几个人开口道。

“宴请已经结束了,若是几位还想继续留在这里,那就请便。”

秦墨知道吕天呈这话的意思,是想要让他们离开了,虽然说自己跟吕家确实是有一些渊源的,可也没必要一直留在这。

而且估计吕家的人还有他们自己的事情要做,比如关于四长老的事。

“族长,之前不是说可以让他们挑选一些宝物吗?”

吕天呈的脸色僵硬了一下,他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又跟秦墨说道。

“实话不瞒你们,我们家族里面的宝物被别人给盗走了。”

胖子听到这话,猛地一下子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问道。

“你是说你们家族里面一件宝物都没了吗?那你们这不是骗人吗?明明说好的,我们完成了任务之后,可以让我们随意挑选宝物的,怎么现在就不行了?”

秦墨咳嗽了一声,就连旁边的吴天真也赶紧拉了一下胖子的胳膊,让他在这里坐着。

吴天真赶紧跟面前的吕天呈道歉说道。

“胖子不是那个意思,他只是比较喜欢宝物罢了。”

吕天呈摆了摆手。

“因为偷到宝物的人是我们自己人,虽然我们在那边有看守,可是他们也没想到对方会这样。”

吕泉东愣了一下,如果胖子不说,他还真的把这个给忘记了。

“当然没问题,等一会儿我会跟族长说一下这件事情的,他会同意的。”

胖子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这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能拿到宝物,谁不开心呢?

秦墨和张麒麟对视了一眼,胖子果然还是跟之前一样喜欢宝物。

不过这倒也挺好的,这才是他们了解的胖子,胖子能这个样子一直无忧无虑下去,对他们两个来说倒也是好事一件。

没过多久,他们就赶到了现场,这里秦墨把目光放在了在场,这些人的身上发现,除了二长老之外,还有其他的那些老者。

至于吕天呈,则是坐在最主要的那个位置上,见到秦墨过来,他赶紧引着秦墨来到了客人所在的位置这边。

“你们就坐在这里吧,有什么饭菜不合胃口的,可以跟我们说,我们让手底下的人去换。”

胖子见到了面前的这些桌子吃的,他的眼神亮了起来,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山珍海味。

“你们在这里活的真不错啊。”

吕泉东笑了笑。

“这是因为族长今天说要宴请你们特地派出了一些人,让他们去外面采买的。”

秦墨点了点头,想到了今天吕家出事的事情,他扫了一圈在场的这些人,发现四长老并没有在这里,而不远处还有几个位置是空着的。

如果猜的没错,恐怕今天发生的事情跟四长老是有关系的吧?

秦墨看了吕天呈一眼,不过吕天呈不愿意跟他们这些人说,自己也没必要多插手他们的事情。

秦墨看了一下面前的这些食物,确实是挺精致的,刚好在墓穴里面,他们没有吃什么好东西,所以就赶紧大口的吃了起来。

吃完饭后,吕天呈这才有跟秦墨这几个人开口道。

“宴请已经结束了,若是几位还想继续留在这里,那就请便。”

秦墨知道吕天呈这话的意思,是想要让他们离开了,虽然说自己跟吕家确实是有一些渊源的,可也没必要一直留在这。

而且估计吕家的人还有他们自己的事情要做,比如关于四长老的事。

“族长,之前不是说可以让他们挑选一些宝物吗?”

吕天呈的脸色僵硬了一下,他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又跟秦墨说道。

“实话不瞒你们,我们家族里面的宝物被别人给盗走了。”

胖子听到这话,猛地一下子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问道。

“你是说你们家族里面一件宝物都没了吗?那你们这不是骗人吗?明明说好的,我们完成了任务之后,可以让我们随意挑选宝物的,怎么现在就不行了?”

秦墨咳嗽了一声,就连旁边的吴天真也赶紧拉了一下胖子的胳膊,让他在这里坐着。

吴天真赶紧跟面前的吕天呈道歉说道。

“胖子不是那个意思,他只是比较喜欢宝物罢了。”

吕天呈摆了摆手。

“因为偷到宝物的人是我们自己人,虽然我们在那边有看守,可是他们也没想到对方会这样。”

吕泉东愣了一下,如果胖子不说,他还真的把这个给忘记了。

“当然没问题,等一会儿我会跟族长说一下这件事情的,他会同意的。”

胖子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这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能拿到宝物,谁不开心呢?

秦墨和张麒麟对视了一眼,胖子果然还是跟之前一样喜欢宝物。

不过这倒也挺好的,这才是他们了解的胖子,胖子能这个样子一直无忧无虑下去,对他们两个来说倒也是好事一件。

没过多久,他们就赶到了现场,这里秦墨把目光放在了在场,这些人的身上发现,除了二长老之外,还有其他的那些老者。

至于吕天呈,则是坐在最主要的那个位置上,见到秦墨过来,他赶紧引着秦墨来到了客人所在的位置这边。

“你们就坐在这里吧,有什么饭菜不合胃口的,可以跟我们说,我们让手底下的人去换。”

胖子见到了面前的这些桌子吃的,他的眼神亮了起来,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山珍海味。

“你们在这里活的真不错啊。”

吕泉东笑了笑。

“这是因为族长今天说要宴请你们特地派出了一些人,让他们去外面采买的。”

秦墨点了点头,想到了今天吕家出事的事情,他扫了一圈在场的这些人,发现四长老并没有在这里,而不远处还有几个位置是空着的。

如果猜的没错,恐怕今天发生的事情跟四长老是有关系的吧?

秦墨看了吕天呈一眼,不过吕天呈不愿意跟他们这些人说,自己也没必要多插手他们的事情。

秦墨看了一下面前的这些食物,确实是挺精致的,刚好在墓穴里面,他们没有吃什么好东西,所以就赶紧大口的吃了起来。

吃完饭后,吕天呈这才有跟秦墨这几个人开口道。

“宴请已经结束了,若是几位还想继续留在这里,那就请便。”

秦墨知道吕天呈这话的意思,是想要让他们离开了,虽然说自己跟吕家确实是有一些渊源的,可也没必要一直留在这。

而且估计吕家的人还有他们自己的事情要做,比如关于四长老的事。

“族长,之前不是说可以让他们挑选一些宝物吗?”

吕天呈的脸色僵硬了一下,他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又跟秦墨说道。

“实话不瞒你们,我们家族里面的宝物被别人给盗走了。”

胖子听到这话,猛地一下子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问道。

“你是说你们家族里面一件宝物都没了吗?那你们这不是骗人吗?明明说好的,我们完成了任务之后,可以让我们随意挑选宝物的,怎么现在就不行了?”

秦墨咳嗽了一声,就连旁边的吴天真也赶紧拉了一下胖子的胳膊,让他在这里坐着。

吴天真赶紧跟面前的吕天呈道歉说道。

“胖子不是那个意思,他只是比较喜欢宝物罢了。”

吕天呈摆了摆手。

“因为偷到宝物的人是我们自己人,虽然我们在那边有看守,可是他们也没想到对方会这样。”

吕泉东愣了一下,如果胖子不说,他还真的把这个给忘记了。

“当然没问题,等一会儿我会跟族长说一下这件事情的,他会同意的。”

胖子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这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能拿到宝物,谁不开心呢?

秦墨和张麒麟对视了一眼,胖子果然还是跟之前一样喜欢宝物。

不过这倒也挺好的,这才是他们了解的胖子,胖子能这个样子一直无忧无虑下去,对他们两个来说倒也是好事一件。

没过多久,他们就赶到了现场,这里秦墨把目光放在了在场,这些人的身上发现,除了二长老之外,还有其他的那些老者。

至于吕天呈,则是坐在最主要的那个位置上,见到秦墨过来,他赶紧引着秦墨来到了客人所在的位置这边。

“你们就坐在这里吧,有什么饭菜不合胃口的,可以跟我们说,我们让手底下的人去换。”

胖子见到了面前的这些桌子吃的,他的眼神亮了起来,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山珍海味。

“你们在这里活的真不错啊。”

吕泉东笑了笑。

“这是因为族长今天说要宴请你们特地派出了一些人,让他们去外面采买的。”

秦墨点了点头,想到了今天吕家出事的事情,他扫了一圈在场的这些人,发现四长老并没有在这里,而不远处还有几个位置是空着的。

如果猜的没错,恐怕今天发生的事情跟四长老是有关系的吧?

秦墨看了吕天呈一眼,不过吕天呈不愿意跟他们这些人说,自己也没必要多插手他们的事情。

秦墨看了一下面前的这些食物,确实是挺精致的,刚好在墓穴里面,他们没有吃什么好东西,所以就赶紧大口的吃了起来。

吃完饭后,吕天呈这才有跟秦墨这几个人开口道。

“宴请已经结束了,若是几位还想继续留在这里,那就请便。”

秦墨知道吕天呈这话的意思,是想要让他们离开了,虽然说自己跟吕家确实是有一些渊源的,可也没必要一直留在这。

而且估计吕家的人还有他们自己的事情要做,比如关于四长老的事。

“族长,之前不是说可以让他们挑选一些宝物吗?”

吕天呈的脸色僵硬了一下,他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又跟秦墨说道。

“实话不瞒你们,我们家族里面的宝物被别人给盗走了。”

胖子听到这话,猛地一下子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问道。

“你是说你们家族里面一件宝物都没了吗?那你们这不是骗人吗?明明说好的,我们完成了任务之后,可以让我们随意挑选宝物的,怎么现在就不行了?”

秦墨咳嗽了一声,就连旁边的吴天真也赶紧拉了一下胖子的胳膊,让他在这里坐着。

吴天真赶紧跟面前的吕天呈道歉说道。

“胖子不是那个意思,他只是比较喜欢宝物罢了。”

吕天呈摆了摆手。

“因为偷到宝物的人是我们自己人,虽然我们在那边有看守,可是他们也没想到对方会这样。”

吕泉东愣了一下,如果胖子不说,他还真的把这个给忘记了。

“当然没问题,等一会儿我会跟族长说一下这件事情的,他会同意的。”

胖子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这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能拿到宝物,谁不开心呢?

秦墨和张麒麟对视了一眼,胖子果然还是跟之前一样喜欢宝物。

不过这倒也挺好的,这才是他们了解的胖子,胖子能这个样子一直无忧无虑下去,对他们两个来说倒也是好事一件。

没过多久,他们就赶到了现场,这里秦墨把目光放在了在场,这些人的身上发现,除了二长老之外,还有其他的那些老者。

至于吕天呈,则是坐在最主要的那个位置上,见到秦墨过来,他赶紧引着秦墨来到了客人所在的位置这边。

“你们就坐在这里吧,有什么饭菜不合胃口的,可以跟我们说,我们让手底下的人去换。”

胖子见到了面前的这些桌子吃的,他的眼神亮了起来,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山珍海味。

“你们在这里活的真不错啊。”

吕泉东笑了笑。

“这是因为族长今天说要宴请你们特地派出了一些人,让他们去外面采买的。”

秦墨点了点头,想到了今天吕家出事的事情,他扫了一圈在场的这些人,发现四长老并没有在这里,而不远处还有几个位置是空着的。

如果猜的没错,恐怕今天发生的事情跟四长老是有关系的吧?

秦墨看了吕天呈一眼,不过吕天呈不愿意跟他们这些人说,自己也没必要多插手他们的事情。

秦墨看了一下面前的这些食物,确实是挺精致的,刚好在墓穴里面,他们没有吃什么好东西,所以就赶紧大口的吃了起来。

吃完饭后,吕天呈这才有跟秦墨这几个人开口道。

“宴请已经结束了,若是几位还想继续留在这里,那就请便。”

秦墨知道吕天呈这话的意思,是想要让他们离开了,虽然说自己跟吕家确实是有一些渊源的,可也没必要一直留在这。

而且估计吕家的人还有他们自己的事情要做,比如关于四长老的事。

“族长,之前不是说可以让他们挑选一些宝物吗?”

吕天呈的脸色僵硬了一下,他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又跟秦墨说道。

“实话不瞒你们,我们家族里面的宝物被别人给盗走了。”

胖子听到这话,猛地一下子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问道。

“你是说你们家族里面一件宝物都没了吗?那你们这不是骗人吗?明明说好的,我们完成了任务之后,可以让我们随意挑选宝物的,怎么现在就不行了?”

秦墨咳嗽了一声,就连旁边的吴天真也赶紧拉了一下胖子的胳膊,让他在这里坐着。

吴天真赶紧跟面前的吕天呈道歉说道。

“胖子不是那个意思,他只是比较喜欢宝物罢了。”

吕天呈摆了摆手。

“因为偷到宝物的人是我们自己人,虽然我们在那边有看守,可是他们也没想到对方会这样。”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红尘觉醒之美女总裁爱上我 手持混沌镇诸天 青梅剑仙:开局百鬼噬身 综武:开局天选,我选择修道 异世城主录 俏美婢腰细腿长还贴心,果断拿下 异世:华夏老祖们,开战了! 穿书长公主,又飒又A 陆压后传之洪荒杀劫 武道纪元,我有熟练度面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