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别让柯南知道我有超能力 > 第482章 我看到有人被杀了

第482章 我看到有人被杀了(1/1)

目录
好书推荐: 都市:七个姐姐轮番求我回家 楚衍林幼薇 邱大总裁的胖女孩 婚瘾成疾:段先生虐错人了 玄门医女:偏执王爷心尖宠 我的前任是嫦娥 军婚甜蜜蜜:小军嫂在七零赢麻了 寻龙盗墓 亿万狂宠,我的闪婚老公超厉害 七零从娶妻开始暴富

平次与和叶被众人从海里捞上来了,他们浑身湿透,整个人像是落汤鸡,身上滴滴答答地落着水。不过还好,人没事。

“平次,你刚刚说的那些话,是认真的吗?”和叶获救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别的,而是紧张地向平次确认海里那番表白。

平次不太好意思地回答:“当然……是真的啊,白痴!”

小兰闻言忙问,“什么话?你们说什么了?”

原来刚刚海浪声太大,平次表白又不好意思大叫,邮轮上的众人没听清楚对话。

“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和叶赶忙掩饰。

新一也向平次发问,“咋回事啊?”

平次拧着衣服上面的水,选择转移话题,“话说,和叶你不是去上厕所吗?怎么跑到这边来了?这里可是挺远的诶……”

和叶感觉路痴什么的挺丢脸的,就为自己找了个借口,“因为,因为邮轮太大了,很多地方看起来都差不多,我一下子没找到洗手间在哪里……”

这么一讲众人就懂了,原来是迷路了。

“哦,也就是说你还没来得及上厕所?等等,那你上来以后怎么一点都不急……”平次说着说着表情突然变得不太对劲,看着和叶湿透的裤子,“你该不会已经在水里……我说我游到你身边的时候怎么突然感觉冰冷的海水里有一股热流……”

众人一脸懵圈,和叶顷刻间面色涨红,耳朵像是蒸汽火车呜呜冒热气。

“啊啊啊!平次,你给我去死!去死去死!”她直接冲上去对着平次一通乱捶。

这么丢人的事情居然被平次大嘴巴当众说出来了!

什么表白的喜悦在这一瞬间全都烟消云散,只留愤怒!

好想一拳把这家伙脑浆都打出来!

志保耳边也响起了夜月曾经在伊豆海滩对自己的提醒:女生不要在海里尿尿,因为通道短,容易感染……

想到这里志保瞪了夜月一眼,夜月感觉莫名躺枪。咋了?志保为瞪我?

我确实看了和叶一眼,但她穿着裤子啊,这都不行吗?

志保清了清嗓子,替和叶化解尴尬,“对了,和叶你为什么会掉到海里呢?“

听到这个问题,羞愤之中的和叶猛然想起正事,顿时变了脸色,满脸惊恐,“啊,差点忘记跟你们说了,我,我看见有人被杀了!”

这句话把众人吓了一跳,“什么?有人被杀了?在哪里?”小五郎和新一急忙追问。

夜月微微皱眉,说起杀人,他知道叶才三要杀曾经的叛徒,难道这一幕被和叶看见了?

和叶抬起手来,颤抖地指向了邮轮侧面的一扇门,“就在那边……”

众人立即跑过去查看,果然看到有人躺在地上,额头有一个弹孔。“这是!鲸井先生?”

“怎么回事?他刚刚不是还跟我们一起在餐厅里吃饭吗?”

所有人都记得,当时鲸井问工作人员船上的乘客有哪些,工作人员说1号房的乘客叫叶才三。因为与逃犯同名,众人便火急火燎地跑去了1号房,鲸井应该也跟着队伍才对。

为什么他莫名其妙的就在这里被杀了?

“难道是叶才三?”鲛崎警官满脸凝重之色,“传闻二十年前,叶才三遭到手下背叛,中枪以后掉进大海,生死不明。警方只找到了他带有弹孔和血迹的衬衫,没发现尸体。”

工藤新一跟着说,“这么说来鲸井先生就是叶才三的三名手下之一?”

“很有可能。”服部平次也认同这种猜测。

如果叶才三没有死,那确实可能跑回来向背叛自己的手下复仇。

船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

蟹江先生听得心惊胆战,原来鲸井就是我要找的最后一个同伴吗?他被前来复仇的叶才三杀死了?那家伙果然还活着……

这么说来我岂不是也有危险?

就是不知道叶才三认出我来了没有……

身为叶才三之女的矶贝渚板着脸,她一面希望自己的父亲还活着,一面希望凶手不是自己的父亲。带炸弹上船的海老名则是心中狂喜:被我找到了,叶才三和他的同伙果然在船上,我只要炸沉这艘船就能替美海报仇了!

和叶见众人讨论,支支吾吾地开了口,“可是……我看见凶手了,是,是龟田先生……”

听闻此言,夜月了然于胸,蟹江却一脸懵圈。

啥?龟田杀死了鲸井?为什么?

先不说死者鲸井是不是自己的同伴,就算是同伴,龟田也没理由动手啊!

下一秒,蟹江猛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难不成……龟田想要独吞那笔钱?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龟田接下来的目标会不会是我?

众人对于龟田也都有印象,“那个秃头吗?他为什么要杀鲸井先生?”

“我看蟹江先生好像跟龟田比较熟的样子,可以问问……咦?蟹江先生呢?”

众人环顾四周,才发现刚刚还在的蟹江先生已经消失不见了。

……

由于发生了杀人案,邮轮被迫返航,众人为了安全起见就都聚在餐厅里面,毕竟船上有个带着枪的凶手。

平次迅速换好带来的衣服,和叶则是在小兰明美以及志保的陪同下去洗澡了。剩下几人在餐厅里讨论案件,围绕着1号房的叶才三以及龟田杀死鲸井这两件事展开。

服部平次思来想去,提出了一种看法,“我觉得那个叶才三可能是假的。”

鲛崎警官忙问:“何出此言?我问过工作人员,他们确实接待了那个自称叶才三的老人,虽然对方戴着帽子和口罩,把自己的脸包得严严实实的。”

平次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你们知道我为什么来参加这个活动吗?”

夜月想也不想就说,“不是工藤新一提出跟你约会吗?”

平次与女装工藤新一差点一齐栽倒,“什么约会?你别乱说!”

平次赶紧解释,“我来参加这次的活动,其实是因为有人给我寄了委托函让我来参加活动,信里面有十万元的旧纸币。我这人当侦探纯属兴趣爱好,所以从来不收钱,我来参加活动也是为了把钱还给委托人……”

工藤新一很是惊讶,原来服部原本就打算参加这个活动吗?

“那你找到委托人了没有?”他问。

平次摇了摇头,“没有,毕竟对方也没写名字。”

工藤新一跟着说,“这么说来鲸井先生就是叶才三的三名手下之一?”

“很有可能。”服部平次也认同这种猜测。

如果叶才三没有死,那确实可能跑回来向背叛自己的手下复仇。

船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

蟹江先生听得心惊胆战,原来鲸井就是我要找的最后一个同伴吗?他被前来复仇的叶才三杀死了?那家伙果然还活着……

这么说来我岂不是也有危险?

就是不知道叶才三认出我来了没有……

身为叶才三之女的矶贝渚板着脸,她一面希望自己的父亲还活着,一面希望凶手不是自己的父亲。带炸弹上船的海老名则是心中狂喜:被我找到了,叶才三和他的同伙果然在船上,我只要炸沉这艘船就能替美海报仇了!

和叶见众人讨论,支支吾吾地开了口,“可是……我看见凶手了,是,是龟田先生……”

听闻此言,夜月了然于胸,蟹江却一脸懵圈。

啥?龟田杀死了鲸井?为什么?

先不说死者鲸井是不是自己的同伴,就算是同伴,龟田也没理由动手啊!

下一秒,蟹江猛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难不成……龟田想要独吞那笔钱?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龟田接下来的目标会不会是我?

众人对于龟田也都有印象,“那个秃头吗?他为什么要杀鲸井先生?”

“我看蟹江先生好像跟龟田比较熟的样子,可以问问……咦?蟹江先生呢?”

众人环顾四周,才发现刚刚还在的蟹江先生已经消失不见了。

……

由于发生了杀人案,邮轮被迫返航,众人为了安全起见就都聚在餐厅里面,毕竟船上有个带着枪的凶手。

平次迅速换好带来的衣服,和叶则是在小兰明美以及志保的陪同下去洗澡了。剩下几人在餐厅里讨论案件,围绕着1号房的叶才三以及龟田杀死鲸井这两件事展开。

服部平次思来想去,提出了一种看法,“我觉得那个叶才三可能是假的。”

鲛崎警官忙问:“何出此言?我问过工作人员,他们确实接待了那个自称叶才三的老人,虽然对方戴着帽子和口罩,把自己的脸包得严严实实的。”

平次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你们知道我为什么来参加这个活动吗?”

夜月想也不想就说,“不是工藤新一提出跟你约会吗?”

平次与女装工藤新一差点一齐栽倒,“什么约会?你别乱说!”

平次赶紧解释,“我来参加这次的活动,其实是因为有人给我寄了委托函让我来参加活动,信里面有十万元的旧纸币。我这人当侦探纯属兴趣爱好,所以从来不收钱,我来参加活动也是为了把钱还给委托人……”

工藤新一很是惊讶,原来服部原本就打算参加这个活动吗?

“那你找到委托人了没有?”他问。

平次摇了摇头,“没有,毕竟对方也没写名字。”

工藤新一跟着说,“这么说来鲸井先生就是叶才三的三名手下之一?”

“很有可能。”服部平次也认同这种猜测。

如果叶才三没有死,那确实可能跑回来向背叛自己的手下复仇。

船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

蟹江先生听得心惊胆战,原来鲸井就是我要找的最后一个同伴吗?他被前来复仇的叶才三杀死了?那家伙果然还活着……

这么说来我岂不是也有危险?

就是不知道叶才三认出我来了没有……

身为叶才三之女的矶贝渚板着脸,她一面希望自己的父亲还活着,一面希望凶手不是自己的父亲。带炸弹上船的海老名则是心中狂喜:被我找到了,叶才三和他的同伙果然在船上,我只要炸沉这艘船就能替美海报仇了!

和叶见众人讨论,支支吾吾地开了口,“可是……我看见凶手了,是,是龟田先生……”

听闻此言,夜月了然于胸,蟹江却一脸懵圈。

啥?龟田杀死了鲸井?为什么?

先不说死者鲸井是不是自己的同伴,就算是同伴,龟田也没理由动手啊!

下一秒,蟹江猛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难不成……龟田想要独吞那笔钱?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龟田接下来的目标会不会是我?

众人对于龟田也都有印象,“那个秃头吗?他为什么要杀鲸井先生?”

“我看蟹江先生好像跟龟田比较熟的样子,可以问问……咦?蟹江先生呢?”

众人环顾四周,才发现刚刚还在的蟹江先生已经消失不见了。

……

由于发生了杀人案,邮轮被迫返航,众人为了安全起见就都聚在餐厅里面,毕竟船上有个带着枪的凶手。

平次迅速换好带来的衣服,和叶则是在小兰明美以及志保的陪同下去洗澡了。剩下几人在餐厅里讨论案件,围绕着1号房的叶才三以及龟田杀死鲸井这两件事展开。

服部平次思来想去,提出了一种看法,“我觉得那个叶才三可能是假的。”

鲛崎警官忙问:“何出此言?我问过工作人员,他们确实接待了那个自称叶才三的老人,虽然对方戴着帽子和口罩,把自己的脸包得严严实实的。”

平次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你们知道我为什么来参加这个活动吗?”

夜月想也不想就说,“不是工藤新一提出跟你约会吗?”

平次与女装工藤新一差点一齐栽倒,“什么约会?你别乱说!”

平次赶紧解释,“我来参加这次的活动,其实是因为有人给我寄了委托函让我来参加活动,信里面有十万元的旧纸币。我这人当侦探纯属兴趣爱好,所以从来不收钱,我来参加活动也是为了把钱还给委托人……”

工藤新一很是惊讶,原来服部原本就打算参加这个活动吗?

“那你找到委托人了没有?”他问。

平次摇了摇头,“没有,毕竟对方也没写名字。”

工藤新一跟着说,“这么说来鲸井先生就是叶才三的三名手下之一?”

“很有可能。”服部平次也认同这种猜测。

如果叶才三没有死,那确实可能跑回来向背叛自己的手下复仇。

船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

蟹江先生听得心惊胆战,原来鲸井就是我要找的最后一个同伴吗?他被前来复仇的叶才三杀死了?那家伙果然还活着……

这么说来我岂不是也有危险?

就是不知道叶才三认出我来了没有……

身为叶才三之女的矶贝渚板着脸,她一面希望自己的父亲还活着,一面希望凶手不是自己的父亲。带炸弹上船的海老名则是心中狂喜:被我找到了,叶才三和他的同伙果然在船上,我只要炸沉这艘船就能替美海报仇了!

和叶见众人讨论,支支吾吾地开了口,“可是……我看见凶手了,是,是龟田先生……”

听闻此言,夜月了然于胸,蟹江却一脸懵圈。

啥?龟田杀死了鲸井?为什么?

先不说死者鲸井是不是自己的同伴,就算是同伴,龟田也没理由动手啊!

下一秒,蟹江猛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难不成……龟田想要独吞那笔钱?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龟田接下来的目标会不会是我?

众人对于龟田也都有印象,“那个秃头吗?他为什么要杀鲸井先生?”

“我看蟹江先生好像跟龟田比较熟的样子,可以问问……咦?蟹江先生呢?”

众人环顾四周,才发现刚刚还在的蟹江先生已经消失不见了。

……

由于发生了杀人案,邮轮被迫返航,众人为了安全起见就都聚在餐厅里面,毕竟船上有个带着枪的凶手。

平次迅速换好带来的衣服,和叶则是在小兰明美以及志保的陪同下去洗澡了。剩下几人在餐厅里讨论案件,围绕着1号房的叶才三以及龟田杀死鲸井这两件事展开。

服部平次思来想去,提出了一种看法,“我觉得那个叶才三可能是假的。”

鲛崎警官忙问:“何出此言?我问过工作人员,他们确实接待了那个自称叶才三的老人,虽然对方戴着帽子和口罩,把自己的脸包得严严实实的。”

平次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你们知道我为什么来参加这个活动吗?”

夜月想也不想就说,“不是工藤新一提出跟你约会吗?”

平次与女装工藤新一差点一齐栽倒,“什么约会?你别乱说!”

平次赶紧解释,“我来参加这次的活动,其实是因为有人给我寄了委托函让我来参加活动,信里面有十万元的旧纸币。我这人当侦探纯属兴趣爱好,所以从来不收钱,我来参加活动也是为了把钱还给委托人……”

工藤新一很是惊讶,原来服部原本就打算参加这个活动吗?

“那你找到委托人了没有?”他问。

平次摇了摇头,“没有,毕竟对方也没写名字。”

工藤新一跟着说,“这么说来鲸井先生就是叶才三的三名手下之一?”

“很有可能。”服部平次也认同这种猜测。

如果叶才三没有死,那确实可能跑回来向背叛自己的手下复仇。

船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

蟹江先生听得心惊胆战,原来鲸井就是我要找的最后一个同伴吗?他被前来复仇的叶才三杀死了?那家伙果然还活着……

这么说来我岂不是也有危险?

就是不知道叶才三认出我来了没有……

身为叶才三之女的矶贝渚板着脸,她一面希望自己的父亲还活着,一面希望凶手不是自己的父亲。带炸弹上船的海老名则是心中狂喜:被我找到了,叶才三和他的同伙果然在船上,我只要炸沉这艘船就能替美海报仇了!

和叶见众人讨论,支支吾吾地开了口,“可是……我看见凶手了,是,是龟田先生……”

听闻此言,夜月了然于胸,蟹江却一脸懵圈。

啥?龟田杀死了鲸井?为什么?

先不说死者鲸井是不是自己的同伴,就算是同伴,龟田也没理由动手啊!

下一秒,蟹江猛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难不成……龟田想要独吞那笔钱?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龟田接下来的目标会不会是我?

众人对于龟田也都有印象,“那个秃头吗?他为什么要杀鲸井先生?”

“我看蟹江先生好像跟龟田比较熟的样子,可以问问……咦?蟹江先生呢?”

众人环顾四周,才发现刚刚还在的蟹江先生已经消失不见了。

……

由于发生了杀人案,邮轮被迫返航,众人为了安全起见就都聚在餐厅里面,毕竟船上有个带着枪的凶手。

平次迅速换好带来的衣服,和叶则是在小兰明美以及志保的陪同下去洗澡了。剩下几人在餐厅里讨论案件,围绕着1号房的叶才三以及龟田杀死鲸井这两件事展开。

服部平次思来想去,提出了一种看法,“我觉得那个叶才三可能是假的。”

鲛崎警官忙问:“何出此言?我问过工作人员,他们确实接待了那个自称叶才三的老人,虽然对方戴着帽子和口罩,把自己的脸包得严严实实的。”

平次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你们知道我为什么来参加这个活动吗?”

夜月想也不想就说,“不是工藤新一提出跟你约会吗?”

平次与女装工藤新一差点一齐栽倒,“什么约会?你别乱说!”

平次赶紧解释,“我来参加这次的活动,其实是因为有人给我寄了委托函让我来参加活动,信里面有十万元的旧纸币。我这人当侦探纯属兴趣爱好,所以从来不收钱,我来参加活动也是为了把钱还给委托人……”

工藤新一很是惊讶,原来服部原本就打算参加这个活动吗?

“那你找到委托人了没有?”他问。

平次摇了摇头,“没有,毕竟对方也没写名字。”

工藤新一跟着说,“这么说来鲸井先生就是叶才三的三名手下之一?”

“很有可能。”服部平次也认同这种猜测。

如果叶才三没有死,那确实可能跑回来向背叛自己的手下复仇。

船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

蟹江先生听得心惊胆战,原来鲸井就是我要找的最后一个同伴吗?他被前来复仇的叶才三杀死了?那家伙果然还活着……

这么说来我岂不是也有危险?

就是不知道叶才三认出我来了没有……

身为叶才三之女的矶贝渚板着脸,她一面希望自己的父亲还活着,一面希望凶手不是自己的父亲。带炸弹上船的海老名则是心中狂喜:被我找到了,叶才三和他的同伙果然在船上,我只要炸沉这艘船就能替美海报仇了!

和叶见众人讨论,支支吾吾地开了口,“可是……我看见凶手了,是,是龟田先生……”

听闻此言,夜月了然于胸,蟹江却一脸懵圈。

啥?龟田杀死了鲸井?为什么?

先不说死者鲸井是不是自己的同伴,就算是同伴,龟田也没理由动手啊!

下一秒,蟹江猛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难不成……龟田想要独吞那笔钱?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龟田接下来的目标会不会是我?

众人对于龟田也都有印象,“那个秃头吗?他为什么要杀鲸井先生?”

“我看蟹江先生好像跟龟田比较熟的样子,可以问问……咦?蟹江先生呢?”

众人环顾四周,才发现刚刚还在的蟹江先生已经消失不见了。

……

由于发生了杀人案,邮轮被迫返航,众人为了安全起见就都聚在餐厅里面,毕竟船上有个带着枪的凶手。

平次迅速换好带来的衣服,和叶则是在小兰明美以及志保的陪同下去洗澡了。剩下几人在餐厅里讨论案件,围绕着1号房的叶才三以及龟田杀死鲸井这两件事展开。

服部平次思来想去,提出了一种看法,“我觉得那个叶才三可能是假的。”

鲛崎警官忙问:“何出此言?我问过工作人员,他们确实接待了那个自称叶才三的老人,虽然对方戴着帽子和口罩,把自己的脸包得严严实实的。”

平次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你们知道我为什么来参加这个活动吗?”

夜月想也不想就说,“不是工藤新一提出跟你约会吗?”

平次与女装工藤新一差点一齐栽倒,“什么约会?你别乱说!”

平次赶紧解释,“我来参加这次的活动,其实是因为有人给我寄了委托函让我来参加活动,信里面有十万元的旧纸币。我这人当侦探纯属兴趣爱好,所以从来不收钱,我来参加活动也是为了把钱还给委托人……”

工藤新一很是惊讶,原来服部原本就打算参加这个活动吗?

“那你找到委托人了没有?”他问。

平次摇了摇头,“没有,毕竟对方也没写名字。”

工藤新一跟着说,“这么说来鲸井先生就是叶才三的三名手下之一?”

“很有可能。”服部平次也认同这种猜测。

如果叶才三没有死,那确实可能跑回来向背叛自己的手下复仇。

船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

蟹江先生听得心惊胆战,原来鲸井就是我要找的最后一个同伴吗?他被前来复仇的叶才三杀死了?那家伙果然还活着……

这么说来我岂不是也有危险?

就是不知道叶才三认出我来了没有……

身为叶才三之女的矶贝渚板着脸,她一面希望自己的父亲还活着,一面希望凶手不是自己的父亲。带炸弹上船的海老名则是心中狂喜:被我找到了,叶才三和他的同伙果然在船上,我只要炸沉这艘船就能替美海报仇了!

和叶见众人讨论,支支吾吾地开了口,“可是……我看见凶手了,是,是龟田先生……”

听闻此言,夜月了然于胸,蟹江却一脸懵圈。

啥?龟田杀死了鲸井?为什么?

先不说死者鲸井是不是自己的同伴,就算是同伴,龟田也没理由动手啊!

下一秒,蟹江猛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难不成……龟田想要独吞那笔钱?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龟田接下来的目标会不会是我?

众人对于龟田也都有印象,“那个秃头吗?他为什么要杀鲸井先生?”

“我看蟹江先生好像跟龟田比较熟的样子,可以问问……咦?蟹江先生呢?”

众人环顾四周,才发现刚刚还在的蟹江先生已经消失不见了。

……

由于发生了杀人案,邮轮被迫返航,众人为了安全起见就都聚在餐厅里面,毕竟船上有个带着枪的凶手。

平次迅速换好带来的衣服,和叶则是在小兰明美以及志保的陪同下去洗澡了。剩下几人在餐厅里讨论案件,围绕着1号房的叶才三以及龟田杀死鲸井这两件事展开。

服部平次思来想去,提出了一种看法,“我觉得那个叶才三可能是假的。”

鲛崎警官忙问:“何出此言?我问过工作人员,他们确实接待了那个自称叶才三的老人,虽然对方戴着帽子和口罩,把自己的脸包得严严实实的。”

平次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你们知道我为什么来参加这个活动吗?”

夜月想也不想就说,“不是工藤新一提出跟你约会吗?”

平次与女装工藤新一差点一齐栽倒,“什么约会?你别乱说!”

平次赶紧解释,“我来参加这次的活动,其实是因为有人给我寄了委托函让我来参加活动,信里面有十万元的旧纸币。我这人当侦探纯属兴趣爱好,所以从来不收钱,我来参加活动也是为了把钱还给委托人……”

工藤新一很是惊讶,原来服部原本就打算参加这个活动吗?

“那你找到委托人了没有?”他问。

平次摇了摇头,“没有,毕竟对方也没写名字。”

工藤新一跟着说,“这么说来鲸井先生就是叶才三的三名手下之一?”

“很有可能。”服部平次也认同这种猜测。

如果叶才三没有死,那确实可能跑回来向背叛自己的手下复仇。

船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

蟹江先生听得心惊胆战,原来鲸井就是我要找的最后一个同伴吗?他被前来复仇的叶才三杀死了?那家伙果然还活着……

这么说来我岂不是也有危险?

就是不知道叶才三认出我来了没有……

身为叶才三之女的矶贝渚板着脸,她一面希望自己的父亲还活着,一面希望凶手不是自己的父亲。带炸弹上船的海老名则是心中狂喜:被我找到了,叶才三和他的同伙果然在船上,我只要炸沉这艘船就能替美海报仇了!

和叶见众人讨论,支支吾吾地开了口,“可是……我看见凶手了,是,是龟田先生……”

听闻此言,夜月了然于胸,蟹江却一脸懵圈。

啥?龟田杀死了鲸井?为什么?

先不说死者鲸井是不是自己的同伴,就算是同伴,龟田也没理由动手啊!

下一秒,蟹江猛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难不成……龟田想要独吞那笔钱?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龟田接下来的目标会不会是我?

众人对于龟田也都有印象,“那个秃头吗?他为什么要杀鲸井先生?”

“我看蟹江先生好像跟龟田比较熟的样子,可以问问……咦?蟹江先生呢?”

众人环顾四周,才发现刚刚还在的蟹江先生已经消失不见了。

……

由于发生了杀人案,邮轮被迫返航,众人为了安全起见就都聚在餐厅里面,毕竟船上有个带着枪的凶手。

平次迅速换好带来的衣服,和叶则是在小兰明美以及志保的陪同下去洗澡了。剩下几人在餐厅里讨论案件,围绕着1号房的叶才三以及龟田杀死鲸井这两件事展开。

服部平次思来想去,提出了一种看法,“我觉得那个叶才三可能是假的。”

鲛崎警官忙问:“何出此言?我问过工作人员,他们确实接待了那个自称叶才三的老人,虽然对方戴着帽子和口罩,把自己的脸包得严严实实的。”

平次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你们知道我为什么来参加这个活动吗?”

夜月想也不想就说,“不是工藤新一提出跟你约会吗?”

平次与女装工藤新一差点一齐栽倒,“什么约会?你别乱说!”

平次赶紧解释,“我来参加这次的活动,其实是因为有人给我寄了委托函让我来参加活动,信里面有十万元的旧纸币。我这人当侦探纯属兴趣爱好,所以从来不收钱,我来参加活动也是为了把钱还给委托人……”

工藤新一很是惊讶,原来服部原本就打算参加这个活动吗?

“那你找到委托人了没有?”他问。

平次摇了摇头,“没有,毕竟对方也没写名字。”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斗罗:暗裔剑魔,我是千仞雪义兄 帝国首相:兽人女王的大维齐尔 暗影邃孤光 蛇案 雪中有泪滴滴皆寒 穿到原始大陆搞基建 龙族,路明非的超脱之路 国足荣耀:天才神锋的崛起 来到凡间的人 火影:这个油女苟的很凶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