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星铁国运:从扮演景元元开始无敌 > 第542章 你会温柔点的,对吧?

第542章 你会温柔点的,对吧?(1/1)

目录
好书推荐: 僵尸王爷 都市风水天师 快穿:白月光她疯了吧 冰人世家 将军帝国 痴迷成病 获得了复活系统,高维生物都怕我 醉流年(出书版) 破后而立 凡尘:天逆

【来了来了,攒劲的节目终于要开始了!(双眼放光)】

【阿刃心里果然有景渊渊!】

【刃先生,你也不想这件事被丹恒知道吧?(坏笑)】

【刚出考场就能看到刃脱景渊的衣服,好耶!(欢呼)】

部分龙国观众难掩激动,期待着接下来的劲爆画面。

奈何景渊并未让他们如意...

婉拒刃的好意后,详细解释了入梦前需要注意的各项事宜,尤其是裸身入梦的后果!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

刃仿佛早有预料,非但不失望,嘴角甚至还扬起一抹邪笑。

“你有‘伤’在身,行动艰难,即便无需宽衣也很难一个人进入梦池,还是让我帮你吧。”他踱步而来,言语中没有半点商量的意思。

景渊下意识咽了口唾沫,略显无助...

正如刃所说,现在的他“行动不便”,想要继续演下去,理应在旁人帮助下进入入梦池。

让景渊吃瘪的机会千载难逢,刃岂会客气?

二话不说便将轮椅上的他拦腰抱起,硬控于怀中!

四目相对。

景渊挤出个苦笑:“你会温柔点的,对吧?”

下一刻。

这位最受帝弓青睐的游戈将军被无情抛入池中,溅起漫天水花...

与此同时。

回到自己房间的砂金再次与拉帝奥碰面。

“见过将军了?”拉帝奥开门见山,“谈的如何?”

砂金摊手:“我与将军充分交换意见,增进了对彼此的了解,这场会谈无疑是有益的。”

拉帝奥冷笑:“没谈拢就没谈拢,扯什么外交话术?”

“都告诉你别去自讨没趣了。”他环抱双手,明显有些不耐。

砂金却不以为然:“即便联盟与‘游侠’是天然的盟友又如何?这世上从来都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如果我能证明自身价值...”

“愚蠢的赌徒,”拉帝奥出言打断,“非要我将答案拍在你脸上吗?你如何确定对方是巡海游侠?”

砂金从他身旁经过,靠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道:“何必确认?”

“无论她是不是游侠,只要穿了这层身份,明面上都会站在将军身后。”

“将军比我们更了解巡海游侠,验明真伪是他的工作,不劳我们费心。”

拉帝奥皱眉。

没再继续讽刺。

而是顺着他的话问道:“所以你想怎么证明自身价值?”

“这次会谈还是有意义的,至少让我交到了两个朋友,”砂金嘴角含笑,“将军或许不需要我的帮助,但他的小弟们肯定需要。”

拉帝奥眉头皱得更狠了。

只听砂金话锋一转:“不过那位‘巡海游侠’的底细确实令我好奇,如果她真是冒牌货,为什么要穿这件衣服?来蹚这趟浑水的目的又是什么?”

“教授,你能帮我...”

他话还没说完,拉帝奥便转身离去。

砂金故作惋惜:“唉...不至于这么讨厌我吧?”

待房门重新关闭。

那双漂亮的三色重瞳内才闪过一道精芒。

景渊的回答其实很简单。

抛开“我向来诚实”这句给自己贴金的话,后两句才是重点,给砂金打气的同时,也在暗示他继续演下去。

只要家族拿不出证据,他就能一直帮景渊分散注意力。

景渊的伤是装出来的。

就算坐了轮椅,也能保证他赢下这场赌局。

虽然依旧不清楚景渊的真实目的,但他已经在发挥自己的价值了。

......

“请放松,感受身体的起伏...”

“专注呼吸,想象一座乐园...”

甜蜜的女声在耳边轻语。

房间内香气氤氲,很适合沉眠。

但入梦池内的二人却与这一切格格不入,甚至还做着某种激烈运动...

“*龙国...粗口*!”

“哈哈哈!景渊,你也有今天!!”

刃按着景渊的后脑勺,一次又一次将他压入池内,癫狂大笑。

虽说以景渊如今的实力不至于溺水而亡,但受池水影响,他连一句完整的脏话都骂不出来...

回溯手段也在刃的连续“施暴”下没了作用。

以第一视角观看直播的龙国观众已是目瞪口呆...

【友情提示:屏幕前的你可以呼吸】

【虽然他俩玩的挺花,但这和我想象中的画面不太一样啊...】

【乐,景渊渊当初斩阿刃时有多么威风,现在就有多么狼狈,终究还是在刃手上栽了跟头(吃瓜)】

直到感受不到景渊的抵抗,刃才停下动作。

“这都能入梦?”

他眉尖轻挑,显然还没尽兴。

不过朋友间的玩闹适可而止,尝到了趁人之危的甜头,刃也没再继续。

临走前还不忘帮景渊调整好姿态,使他面部朝上...

房间外。

将耳朵贴在门外偷听的毛妹已是面红耳赤。

酒店客房隔音很好,但距离这么近,刃的笑声又那么大,她还是能听见些许动静。

就在毛妹期待着自家老大何时转攻为守时,房门被刃打开。

趴在门上的她差点摔倒。

刚稳住身形,就见刃满脸煞气:“你在偷听?”

“没...没有,我...我来问问老大需不需要...换洗的衣物。”毛妹牵强解释。

身为景渊的人形自走仓库。

她这番解释倒也说得过去。

刃冷哼一声:“有多的吗?给我一件。”

“啊?”毛妹张了张嘴,瞧见他浑身湿透,又想起刚才偷听到的癫狂笑声,脸颊更红了。

见刃伸手,连忙点头:“有...有的,老大的尺码跟你差不多,应该能穿。”

接过景渊的衣物,刃没再多说,径直朝自己房间走去。

看着那还在滴水的背影,毛妹心里犯嘀咕。

暗道这家伙看上去孔武有力,不曾想速度如此之快,这才多久便已结束?

又瞄了眼躺在入梦池中的景渊。

自家老大虽已入梦,但脸上那抹还未退去的潮红无疑验证了心中猜测。

将衣物叠放整齐后,毛妹憨笑着退出房间...

已经入梦的景渊并不知道自己小弟误会了什么。

此刻的他正打量着周围熟悉的环境。

“这边!”

“您能看见我吗?”

“请往这边走!”

米沙的声音自墙边画框中传来...

虽然依旧不清楚景渊的真实目的,但他已经在发挥自己的价值了。

......

“请放松,感受身体的起伏...”

“专注呼吸,想象一座乐园...”

甜蜜的女声在耳边轻语。

房间内香气氤氲,很适合沉眠。

但入梦池内的二人却与这一切格格不入,甚至还做着某种激烈运动...

“*龙国...粗口*!”

“哈哈哈!景渊,你也有今天!!”

刃按着景渊的后脑勺,一次又一次将他压入池内,癫狂大笑。

虽说以景渊如今的实力不至于溺水而亡,但受池水影响,他连一句完整的脏话都骂不出来...

回溯手段也在刃的连续“施暴”下没了作用。

以第一视角观看直播的龙国观众已是目瞪口呆...

【友情提示:屏幕前的你可以呼吸】

【虽然他俩玩的挺花,但这和我想象中的画面不太一样啊...】

【乐,景渊渊当初斩阿刃时有多么威风,现在就有多么狼狈,终究还是在刃手上栽了跟头(吃瓜)】

直到感受不到景渊的抵抗,刃才停下动作。

“这都能入梦?”

他眉尖轻挑,显然还没尽兴。

不过朋友间的玩闹适可而止,尝到了趁人之危的甜头,刃也没再继续。

临走前还不忘帮景渊调整好姿态,使他面部朝上...

房间外。

将耳朵贴在门外偷听的毛妹已是面红耳赤。

酒店客房隔音很好,但距离这么近,刃的笑声又那么大,她还是能听见些许动静。

就在毛妹期待着自家老大何时转攻为守时,房门被刃打开。

趴在门上的她差点摔倒。

刚稳住身形,就见刃满脸煞气:“你在偷听?”

“没...没有,我...我来问问老大需不需要...换洗的衣物。”毛妹牵强解释。

身为景渊的人形自走仓库。

她这番解释倒也说得过去。

刃冷哼一声:“有多的吗?给我一件。”

“啊?”毛妹张了张嘴,瞧见他浑身湿透,又想起刚才偷听到的癫狂笑声,脸颊更红了。

见刃伸手,连忙点头:“有...有的,老大的尺码跟你差不多,应该能穿。”

接过景渊的衣物,刃没再多说,径直朝自己房间走去。

看着那还在滴水的背影,毛妹心里犯嘀咕。

暗道这家伙看上去孔武有力,不曾想速度如此之快,这才多久便已结束?

又瞄了眼躺在入梦池中的景渊。

自家老大虽已入梦,但脸上那抹还未退去的潮红无疑验证了心中猜测。

将衣物叠放整齐后,毛妹憨笑着退出房间...

已经入梦的景渊并不知道自己小弟误会了什么。

此刻的他正打量着周围熟悉的环境。

“这边!”

“您能看见我吗?”

“请往这边走!”

米沙的声音自墙边画框中传来...

虽然依旧不清楚景渊的真实目的,但他已经在发挥自己的价值了。

......

“请放松,感受身体的起伏...”

“专注呼吸,想象一座乐园...”

甜蜜的女声在耳边轻语。

房间内香气氤氲,很适合沉眠。

但入梦池内的二人却与这一切格格不入,甚至还做着某种激烈运动...

“*龙国...粗口*!”

“哈哈哈!景渊,你也有今天!!”

刃按着景渊的后脑勺,一次又一次将他压入池内,癫狂大笑。

虽说以景渊如今的实力不至于溺水而亡,但受池水影响,他连一句完整的脏话都骂不出来...

回溯手段也在刃的连续“施暴”下没了作用。

以第一视角观看直播的龙国观众已是目瞪口呆...

【友情提示:屏幕前的你可以呼吸】

【虽然他俩玩的挺花,但这和我想象中的画面不太一样啊...】

【乐,景渊渊当初斩阿刃时有多么威风,现在就有多么狼狈,终究还是在刃手上栽了跟头(吃瓜)】

直到感受不到景渊的抵抗,刃才停下动作。

“这都能入梦?”

他眉尖轻挑,显然还没尽兴。

不过朋友间的玩闹适可而止,尝到了趁人之危的甜头,刃也没再继续。

临走前还不忘帮景渊调整好姿态,使他面部朝上...

房间外。

将耳朵贴在门外偷听的毛妹已是面红耳赤。

酒店客房隔音很好,但距离这么近,刃的笑声又那么大,她还是能听见些许动静。

就在毛妹期待着自家老大何时转攻为守时,房门被刃打开。

趴在门上的她差点摔倒。

刚稳住身形,就见刃满脸煞气:“你在偷听?”

“没...没有,我...我来问问老大需不需要...换洗的衣物。”毛妹牵强解释。

身为景渊的人形自走仓库。

她这番解释倒也说得过去。

刃冷哼一声:“有多的吗?给我一件。”

“啊?”毛妹张了张嘴,瞧见他浑身湿透,又想起刚才偷听到的癫狂笑声,脸颊更红了。

见刃伸手,连忙点头:“有...有的,老大的尺码跟你差不多,应该能穿。”

接过景渊的衣物,刃没再多说,径直朝自己房间走去。

看着那还在滴水的背影,毛妹心里犯嘀咕。

暗道这家伙看上去孔武有力,不曾想速度如此之快,这才多久便已结束?

又瞄了眼躺在入梦池中的景渊。

自家老大虽已入梦,但脸上那抹还未退去的潮红无疑验证了心中猜测。

将衣物叠放整齐后,毛妹憨笑着退出房间...

已经入梦的景渊并不知道自己小弟误会了什么。

此刻的他正打量着周围熟悉的环境。

“这边!”

“您能看见我吗?”

“请往这边走!”

米沙的声音自墙边画框中传来...

虽然依旧不清楚景渊的真实目的,但他已经在发挥自己的价值了。

......

“请放松,感受身体的起伏...”

“专注呼吸,想象一座乐园...”

甜蜜的女声在耳边轻语。

房间内香气氤氲,很适合沉眠。

但入梦池内的二人却与这一切格格不入,甚至还做着某种激烈运动...

“*龙国...粗口*!”

“哈哈哈!景渊,你也有今天!!”

刃按着景渊的后脑勺,一次又一次将他压入池内,癫狂大笑。

虽说以景渊如今的实力不至于溺水而亡,但受池水影响,他连一句完整的脏话都骂不出来...

回溯手段也在刃的连续“施暴”下没了作用。

以第一视角观看直播的龙国观众已是目瞪口呆...

【友情提示:屏幕前的你可以呼吸】

【虽然他俩玩的挺花,但这和我想象中的画面不太一样啊...】

【乐,景渊渊当初斩阿刃时有多么威风,现在就有多么狼狈,终究还是在刃手上栽了跟头(吃瓜)】

直到感受不到景渊的抵抗,刃才停下动作。

“这都能入梦?”

他眉尖轻挑,显然还没尽兴。

不过朋友间的玩闹适可而止,尝到了趁人之危的甜头,刃也没再继续。

临走前还不忘帮景渊调整好姿态,使他面部朝上...

房间外。

将耳朵贴在门外偷听的毛妹已是面红耳赤。

酒店客房隔音很好,但距离这么近,刃的笑声又那么大,她还是能听见些许动静。

就在毛妹期待着自家老大何时转攻为守时,房门被刃打开。

趴在门上的她差点摔倒。

刚稳住身形,就见刃满脸煞气:“你在偷听?”

“没...没有,我...我来问问老大需不需要...换洗的衣物。”毛妹牵强解释。

身为景渊的人形自走仓库。

她这番解释倒也说得过去。

刃冷哼一声:“有多的吗?给我一件。”

“啊?”毛妹张了张嘴,瞧见他浑身湿透,又想起刚才偷听到的癫狂笑声,脸颊更红了。

见刃伸手,连忙点头:“有...有的,老大的尺码跟你差不多,应该能穿。”

接过景渊的衣物,刃没再多说,径直朝自己房间走去。

看着那还在滴水的背影,毛妹心里犯嘀咕。

暗道这家伙看上去孔武有力,不曾想速度如此之快,这才多久便已结束?

又瞄了眼躺在入梦池中的景渊。

自家老大虽已入梦,但脸上那抹还未退去的潮红无疑验证了心中猜测。

将衣物叠放整齐后,毛妹憨笑着退出房间...

已经入梦的景渊并不知道自己小弟误会了什么。

此刻的他正打量着周围熟悉的环境。

“这边!”

“您能看见我吗?”

“请往这边走!”

米沙的声音自墙边画框中传来...

虽然依旧不清楚景渊的真实目的,但他已经在发挥自己的价值了。

......

“请放松,感受身体的起伏...”

“专注呼吸,想象一座乐园...”

甜蜜的女声在耳边轻语。

房间内香气氤氲,很适合沉眠。

但入梦池内的二人却与这一切格格不入,甚至还做着某种激烈运动...

“*龙国...粗口*!”

“哈哈哈!景渊,你也有今天!!”

刃按着景渊的后脑勺,一次又一次将他压入池内,癫狂大笑。

虽说以景渊如今的实力不至于溺水而亡,但受池水影响,他连一句完整的脏话都骂不出来...

回溯手段也在刃的连续“施暴”下没了作用。

以第一视角观看直播的龙国观众已是目瞪口呆...

【友情提示:屏幕前的你可以呼吸】

【虽然他俩玩的挺花,但这和我想象中的画面不太一样啊...】

【乐,景渊渊当初斩阿刃时有多么威风,现在就有多么狼狈,终究还是在刃手上栽了跟头(吃瓜)】

直到感受不到景渊的抵抗,刃才停下动作。

“这都能入梦?”

他眉尖轻挑,显然还没尽兴。

不过朋友间的玩闹适可而止,尝到了趁人之危的甜头,刃也没再继续。

临走前还不忘帮景渊调整好姿态,使他面部朝上...

房间外。

将耳朵贴在门外偷听的毛妹已是面红耳赤。

酒店客房隔音很好,但距离这么近,刃的笑声又那么大,她还是能听见些许动静。

就在毛妹期待着自家老大何时转攻为守时,房门被刃打开。

趴在门上的她差点摔倒。

刚稳住身形,就见刃满脸煞气:“你在偷听?”

“没...没有,我...我来问问老大需不需要...换洗的衣物。”毛妹牵强解释。

身为景渊的人形自走仓库。

她这番解释倒也说得过去。

刃冷哼一声:“有多的吗?给我一件。”

“啊?”毛妹张了张嘴,瞧见他浑身湿透,又想起刚才偷听到的癫狂笑声,脸颊更红了。

见刃伸手,连忙点头:“有...有的,老大的尺码跟你差不多,应该能穿。”

接过景渊的衣物,刃没再多说,径直朝自己房间走去。

看着那还在滴水的背影,毛妹心里犯嘀咕。

暗道这家伙看上去孔武有力,不曾想速度如此之快,这才多久便已结束?

又瞄了眼躺在入梦池中的景渊。

自家老大虽已入梦,但脸上那抹还未退去的潮红无疑验证了心中猜测。

将衣物叠放整齐后,毛妹憨笑着退出房间...

已经入梦的景渊并不知道自己小弟误会了什么。

此刻的他正打量着周围熟悉的环境。

“这边!”

“您能看见我吗?”

“请往这边走!”

米沙的声音自墙边画框中传来...

虽然依旧不清楚景渊的真实目的,但他已经在发挥自己的价值了。

......

“请放松,感受身体的起伏...”

“专注呼吸,想象一座乐园...”

甜蜜的女声在耳边轻语。

房间内香气氤氲,很适合沉眠。

但入梦池内的二人却与这一切格格不入,甚至还做着某种激烈运动...

“*龙国...粗口*!”

“哈哈哈!景渊,你也有今天!!”

刃按着景渊的后脑勺,一次又一次将他压入池内,癫狂大笑。

虽说以景渊如今的实力不至于溺水而亡,但受池水影响,他连一句完整的脏话都骂不出来...

回溯手段也在刃的连续“施暴”下没了作用。

以第一视角观看直播的龙国观众已是目瞪口呆...

【友情提示:屏幕前的你可以呼吸】

【虽然他俩玩的挺花,但这和我想象中的画面不太一样啊...】

【乐,景渊渊当初斩阿刃时有多么威风,现在就有多么狼狈,终究还是在刃手上栽了跟头(吃瓜)】

直到感受不到景渊的抵抗,刃才停下动作。

“这都能入梦?”

他眉尖轻挑,显然还没尽兴。

不过朋友间的玩闹适可而止,尝到了趁人之危的甜头,刃也没再继续。

临走前还不忘帮景渊调整好姿态,使他面部朝上...

房间外。

将耳朵贴在门外偷听的毛妹已是面红耳赤。

酒店客房隔音很好,但距离这么近,刃的笑声又那么大,她还是能听见些许动静。

就在毛妹期待着自家老大何时转攻为守时,房门被刃打开。

趴在门上的她差点摔倒。

刚稳住身形,就见刃满脸煞气:“你在偷听?”

“没...没有,我...我来问问老大需不需要...换洗的衣物。”毛妹牵强解释。

身为景渊的人形自走仓库。

她这番解释倒也说得过去。

刃冷哼一声:“有多的吗?给我一件。”

“啊?”毛妹张了张嘴,瞧见他浑身湿透,又想起刚才偷听到的癫狂笑声,脸颊更红了。

见刃伸手,连忙点头:“有...有的,老大的尺码跟你差不多,应该能穿。”

接过景渊的衣物,刃没再多说,径直朝自己房间走去。

看着那还在滴水的背影,毛妹心里犯嘀咕。

暗道这家伙看上去孔武有力,不曾想速度如此之快,这才多久便已结束?

又瞄了眼躺在入梦池中的景渊。

自家老大虽已入梦,但脸上那抹还未退去的潮红无疑验证了心中猜测。

将衣物叠放整齐后,毛妹憨笑着退出房间...

已经入梦的景渊并不知道自己小弟误会了什么。

此刻的他正打量着周围熟悉的环境。

“这边!”

“您能看见我吗?”

“请往这边走!”

米沙的声音自墙边画框中传来...

虽然依旧不清楚景渊的真实目的,但他已经在发挥自己的价值了。

......

“请放松,感受身体的起伏...”

“专注呼吸,想象一座乐园...”

甜蜜的女声在耳边轻语。

房间内香气氤氲,很适合沉眠。

但入梦池内的二人却与这一切格格不入,甚至还做着某种激烈运动...

“*龙国...粗口*!”

“哈哈哈!景渊,你也有今天!!”

刃按着景渊的后脑勺,一次又一次将他压入池内,癫狂大笑。

虽说以景渊如今的实力不至于溺水而亡,但受池水影响,他连一句完整的脏话都骂不出来...

回溯手段也在刃的连续“施暴”下没了作用。

以第一视角观看直播的龙国观众已是目瞪口呆...

【友情提示:屏幕前的你可以呼吸】

【虽然他俩玩的挺花,但这和我想象中的画面不太一样啊...】

【乐,景渊渊当初斩阿刃时有多么威风,现在就有多么狼狈,终究还是在刃手上栽了跟头(吃瓜)】

直到感受不到景渊的抵抗,刃才停下动作。

“这都能入梦?”

他眉尖轻挑,显然还没尽兴。

不过朋友间的玩闹适可而止,尝到了趁人之危的甜头,刃也没再继续。

临走前还不忘帮景渊调整好姿态,使他面部朝上...

房间外。

将耳朵贴在门外偷听的毛妹已是面红耳赤。

酒店客房隔音很好,但距离这么近,刃的笑声又那么大,她还是能听见些许动静。

就在毛妹期待着自家老大何时转攻为守时,房门被刃打开。

趴在门上的她差点摔倒。

刚稳住身形,就见刃满脸煞气:“你在偷听?”

“没...没有,我...我来问问老大需不需要...换洗的衣物。”毛妹牵强解释。

身为景渊的人形自走仓库。

她这番解释倒也说得过去。

刃冷哼一声:“有多的吗?给我一件。”

“啊?”毛妹张了张嘴,瞧见他浑身湿透,又想起刚才偷听到的癫狂笑声,脸颊更红了。

见刃伸手,连忙点头:“有...有的,老大的尺码跟你差不多,应该能穿。”

接过景渊的衣物,刃没再多说,径直朝自己房间走去。

看着那还在滴水的背影,毛妹心里犯嘀咕。

暗道这家伙看上去孔武有力,不曾想速度如此之快,这才多久便已结束?

又瞄了眼躺在入梦池中的景渊。

自家老大虽已入梦,但脸上那抹还未退去的潮红无疑验证了心中猜测。

将衣物叠放整齐后,毛妹憨笑着退出房间...

已经入梦的景渊并不知道自己小弟误会了什么。

此刻的他正打量着周围熟悉的环境。

“这边!”

“您能看见我吗?”

“请往这边走!”

米沙的声音自墙边画框中传来...

虽然依旧不清楚景渊的真实目的,但他已经在发挥自己的价值了。

......

“请放松,感受身体的起伏...”

“专注呼吸,想象一座乐园...”

甜蜜的女声在耳边轻语。

房间内香气氤氲,很适合沉眠。

但入梦池内的二人却与这一切格格不入,甚至还做着某种激烈运动...

“*龙国...粗口*!”

“哈哈哈!景渊,你也有今天!!”

刃按着景渊的后脑勺,一次又一次将他压入池内,癫狂大笑。

虽说以景渊如今的实力不至于溺水而亡,但受池水影响,他连一句完整的脏话都骂不出来...

回溯手段也在刃的连续“施暴”下没了作用。

以第一视角观看直播的龙国观众已是目瞪口呆...

【友情提示:屏幕前的你可以呼吸】

【虽然他俩玩的挺花,但这和我想象中的画面不太一样啊...】

【乐,景渊渊当初斩阿刃时有多么威风,现在就有多么狼狈,终究还是在刃手上栽了跟头(吃瓜)】

直到感受不到景渊的抵抗,刃才停下动作。

“这都能入梦?”

他眉尖轻挑,显然还没尽兴。

不过朋友间的玩闹适可而止,尝到了趁人之危的甜头,刃也没再继续。

临走前还不忘帮景渊调整好姿态,使他面部朝上...

房间外。

将耳朵贴在门外偷听的毛妹已是面红耳赤。

酒店客房隔音很好,但距离这么近,刃的笑声又那么大,她还是能听见些许动静。

就在毛妹期待着自家老大何时转攻为守时,房门被刃打开。

趴在门上的她差点摔倒。

刚稳住身形,就见刃满脸煞气:“你在偷听?”

“没...没有,我...我来问问老大需不需要...换洗的衣物。”毛妹牵强解释。

身为景渊的人形自走仓库。

她这番解释倒也说得过去。

刃冷哼一声:“有多的吗?给我一件。”

“啊?”毛妹张了张嘴,瞧见他浑身湿透,又想起刚才偷听到的癫狂笑声,脸颊更红了。

见刃伸手,连忙点头:“有...有的,老大的尺码跟你差不多,应该能穿。”

接过景渊的衣物,刃没再多说,径直朝自己房间走去。

看着那还在滴水的背影,毛妹心里犯嘀咕。

暗道这家伙看上去孔武有力,不曾想速度如此之快,这才多久便已结束?

又瞄了眼躺在入梦池中的景渊。

自家老大虽已入梦,但脸上那抹还未退去的潮红无疑验证了心中猜测。

将衣物叠放整齐后,毛妹憨笑着退出房间...

已经入梦的景渊并不知道自己小弟误会了什么。

此刻的他正打量着周围熟悉的环境。

“这边!”

“您能看见我吗?”

“请往这边走!”

米沙的声音自墙边画框中传来...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清纯小跟班总被觊觎[快穿] 帝台春色 我开始真的只是想种田 我,最强概念神 重生七零,俏军嫂靠抽奖赚麻了 诡异复苏:开局成为地府大佬 控制直接控到死,你管这叫辅助? 神豪:女神们都被我渣了 她玄学满级,携两个妖崽炸翻豪门 退婚当场孕吐,傅爷抱她回家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