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我加载了怪谈游戏 > 第589章 犬次郎,参上!

第589章 犬次郎,参上!(1/1)

目录
好书推荐: 严浩翔,我一直等你回来 暴君回到大梁当皇帝 顾爷有病得宠着 漫步华娱 海贼之我在海军当卧底 柳树历险记之凡人篇 天武神尊许岳 风心世 史上最强淘宝系统 西游之蛟魔覆海

提灯小僧所说的,“大江山和人类的战斗”应该是指源赖光讨伐大江山的那一场。

所以基本可以断定,那场存在于传说之中的人鬼战争应该是真实存在的。

而按照对策室那边的说法,大江山势力活跃的平安时期,日本是人鬼共生的时代。

推测人鬼活跃的舞台都在现世,亦或者现世和常世之间不像现在这般泾渭分明,在那个时代两个世界或许会有更加便捷的彼此互通方法。

大概也正是因为大江山于现世的存在,危害到了当时人类世界的京都,所以才会和守卫人类一方的源家爆发冲突。

同提灯小僧交谈过后,神谷川故伎重施,继续用魂晶投石问路,接连询问了数个看起来比较温顺的城内怪谈。

得到的信息都差不多——

那现在可以确定,源赖光的讨伐确实让大江山元气大伤。直接导致了四鬼天王之中的虎熊、石熊皆在那场战斗之中死去;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状态不明,长时间未曾露面。

大江山群鬼的上层,只剩下星熊和金熊两个苦苦支撑,且是这股妖怪势力明面上的话事人。

经历了源家的讨伐之后,大江山大概率是用某种方法躲回了常世之中雌伏了起来,一直到现在才重新复兴。

这些差不多就是神谷川能在妖怪城市里面问到的,和这片势力相关的基本概况了。

“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好像都没直接在大江山势力之中露面过,会不会已经不存在了呢?但是这城里的怪谈似乎都坚定的相信,大江山依旧是由酒吞童子所统领的……”

神谷川在心里这样思索猜测着。

随后他又抬起头,眼瞳凝缩起来,朝着城池的北面望去。

现在他正在这座大城的中轴大街的中央位置,身边尽是些外形千奇百怪的怪谈妖鬼。

大街的石砖缝隙里,不断有森冷的鬼气四溢而出,在地上汇聚鬼雾,浓重到如同溪水一般涓涓从脚边流淌过去。上空白色、红色的纸灯凭空悬浮,上下飘动,惨白或血红的鬼火光芒像是一条条从高处垂挂下来的湿滑长舌,不厌其烦舔舐着周遭一切景物。

从这里朝北望,视线穿透鬼雾同鬼火的层层遮蔽,能远远看见一座华丽宫殿的轮廓。

那宫殿就如同酣睡着的一头巨兽,四平八稳趴伏在妖怪大城的最北面。

神谷凝着眼瞳去看,能看见那砖石土木构成的巨兽头顶,正盘踞着难以估量的鬼神气息,拧成巨大的涡旋不住转动,阴暗的旋涡里面,一张张狰狞的鬼脸隆起又消散,嘶吼咆哮。

不过在解开感知视觉的能力后,这种奇异又惊悚的景象,便又看不见了。

“这座妖怪大城整体的气息非常奇怪,而且宫殿那边,一定有很特殊且强悍的东西存在……这可能也是现在大江山群妖相信酒吞童子依旧在领导他们的原因所在。”

“现在的情况依旧不够明朗。如果可能的话,我想去那座宫殿里面探索一下。”

正当神谷在思索筹划着下一步举动时,身边的那些怪谈忽然沸腾了起来。

大量有理智的怪谈或爬或跑或飞行,朝着东市的方向涌去。

“这是在做什么?”

静立着的神谷还处于状况之外。

他四下一望,正看见最开始问话的那个提灯小僧,跌跌撞撞地跑过,手里的那盏小提灯摇摇晃晃。

“喂,提灯小僧。”

眼疾手快的神谷一把拉住了小僧的衣领,将他拽到了身前。

“哇!啊,啊……又是你。”

提灯小僧看清拉住他的怪谈是谁后,倒是没有特别慌乱了。

经过之前的那一次简单接触,他感觉这个白色的,模糊看不清的怪谈还怪好的哩。

简单回答了他几个问题,就从他那里拿到了三十几枚魂晶。

“大家这是要干嘛去?”

“哦,你是刚到这边来的,所以不知道。擂台,擂台要开始了啊。”

提灯小僧这次倒没有再向神谷索要魂晶了,作为一个极弱小的怪谈,身上要真有太多魂晶也留不住。不然对于大江山的其他妖怪而言,就像是一个会移动的钱袋,分分钟把他爆了金币。

“擂台?”

“对啊,大江山的点将擂台。上去赢一场,就有机会成为十夫长,如果能连胜的话,还可以做鬼将!”

提灯小僧挠了挠光秃秃的后脑勺:

“就是因为今天要举行擂台,所有来城市的怪谈才会那么多哩。甚至周边爱宕山、若狭湾这些地方的异访都会过来凑热闹。你要是能打的话,也可以去试试,如果能当鬼将,不但能拿到很多魂晶,还有……呃,漂亮的雌鬼女妖作为赏赐。就是,擂台有些危险。”

“多危险?”

“最近死在擂台上的怪谈可不少哩。”

“哦。”

神谷大致听明白了。

点将擂台,好像是大江山势力挑选“军事化人才”的一种手段,简单粗暴。

上台打擂,谁的拳头大,就可以在大江山势力的军队里面获得职位。

大江山近期有朝着周边扩张的举动,所以举行这种点将擂台的频率较高。

不过明明是选拔人才的比试,但似乎是允许生死搏杀的,那必定会损耗掉一些还算能打的怪谈,所以这手段还真是原始。

相比之下,神谷觉得自己势力的管理方式就文明许多。

“我要去东市那边了!”

提灯小僧回答完问题,又提着纸灯匆匆忙忙跑远。

神谷想了想也跟了过去。

点将擂台,这听起来似乎是个能了解大江山战力情况的一个途径,去看热闹不亏。

而且……漂亮的雌鬼女妖。

我倒要看看有多漂亮。

……

大江山城池的东面。

这里有一块空旷的开阔地,场地的外围被一圈麻绳围着,裸露的泥地坑坑洼洼。泥地之上贴伏流动的鬼气,似乎比起城中的其他地方多了一股血腥味。

这便是大江山城举办点将擂台的地点了。

空地的中央,生长有一棵老槐树。

树冠高耸着,密集的树叶像是人手般招摇不止。

其中一根粗壮的树枝上,一条白色的“绳子”垂挂下来,绳子的末端连接着一颗斗大的马头。

那马头的两个圆溜溜眼球鼓动着,时不时发出“咴——咴——”嘶吼声。

而连接马头与槐树的那条发白“绳索”,或许是气管之类的东西,正跟随着马头的嘶鸣,不断蠕动着。

这怪异的存在,应该是名为“马垂首”的妖怪。

在日本,有一类会突然从树上垂掉下来的妖怪,挂下来的东西无奇不有,人头、马头、婴儿、竹筐、茶袋、钓瓶或是一团火等。每个地区传说中掉下来的东西都不一样,很具有地区特色。

而“马首垂”讲的便是树上垂下个马脑袋的故事——

[在冈山县,一天夜里,一个男子独自走在路上,经过一棵老树时,明明没有风,树枝却不停地沙沙作响。男子觉得奇怪,抬头朝树上一看,便见树上垂下一颗马的脑袋,还“咴——咴——”地叫着。]

这马垂首并非是参与擂台厮杀的妖怪,更像是擂台上的主持人。

神谷跟随怪谈大流抵达这里的时候,能看到空地处,已有两个其他妖怪正在捉对厮杀。

随着战斗越发激烈,那马垂首同围观的妖怪也越发亢奋的吼叫起来。

很快,擂台之中的战斗就决出了胜负。

其中一个妖怪倒地不起,观众们爆发出或是喝彩或是嘲笑的阵响声。那悬挂在槐树上的马垂首也嘶鸣着,口鼻剧烈喷气,把自己宽厚的嘴唇都吹得变形:

“咴——爱宕山芝天狗胜!”

爱宕山就坐落在大江山的群山附近。

那地方有天狗的传说,而“芝天狗”也算是天狗妖怪里面的一种。

擂台上的这个大概只有一米四左右的身高,秃顶,背上虽然生有一对羽翼,但身上的肌肤又像水生类的怪谈一样,覆盖有光滑的鳞片。

芝天狗本来就是一种生活在水域里的妖怪,身上同时具备有天狗和河童的部分特征。

“爱宕山芝天狗选择守擂!咴——”树上挂着的马垂首又一次吼叫。

“吼吼!”

闻言,围观的群妖气氛高涨,山呼海啸。

大江山的点将擂台规则,并不那么追求绝对的公平,对擂取胜的妖怪可以选择留在擂台上,直接迎接下一个妖怪的挑战。

站在场外的神谷川快速凝起瞳孔,上下打量了一遍正耀武扬威的芝天狗。

“大概是d级的水平,反正肯定没有到c级。比起乌天狗可差多了,也远没有我家的崽靓。”

在他观察的过程中,围观的群妖里有不少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神谷简单想了想,拨开前面的妖群,抢先阔步走入了场地的麻绳圈内。

来都来了,不如就试试当地的特色项目。

而且亲身体验大江山的点将擂台,也能大致感受这地方妖怪的实力如何。

“勇士入擂,通报姓名!”

马垂首只看了神谷一眼,便高呼起来。

“东京,犬次郎。”

神谷自己的名字一听就属于人类,虽说像鬼魂类的怪谈也可以拥有人类姓名,但为了避免麻烦,他选择报出了自家犬神的生前“真名”。

狗子的真名只有现实世界里同一个屋檐下生活的怪谈才知道,哪怕常世里的怪谈们称呼它的时候也是叫“犬神大人”。

所以这样不会有什么麻烦。

而且,就神谷披着【鬼之皮衣】那模糊不清的外形,说是只犬妖也没人能质疑什么。

“芝天狗对战犬次郎!”

马垂首再一次鼓噪高吼,“咴咴”怪叫。

神谷川走到擂场的中央,瞟了眼围观欢腾的怪谈群,而后便把注意力放到了芝天身上。

同样的,芝天狗也在上下打量新上场的对手。

这水生的天狗,武力值在同评级的怪谈之中还算不错,但感知能力就不怎么样了。

“狗妖?”他略显不屑地翘起赤红色的大鼻子,并没有将神谷放在眼里。

高傲,或许只要是天狗多多少少都有点这样的性格,哪怕是神谷家的乌天狗也不例外。有傲气不是坏事,但是傲过了头可就是自大了。

神谷没有搭理对手,淡然自若摆开架势。

弓腿,屈腰,右手握住一文字刀柄。

对面的芝天狗持着一柄大刀,咵咵舞动起来。虽然以他极其矮小的个子舞动大刀的样子有些滑稽,但胜在手法快速,步伐灵活,刀随步动,杀机缭乱,舞到他的身影都很刀光混淆在一起,片片槐树叶飘零,还未落地便被切斩成丝。

如此精湛又哨的技艺,倒是引得周边的怪谈又一次嘶吼叫好。

“嗯……”

神谷瞳孔凝缩,保持着居合斩的起手架势,也跟着看了一阵子芝天狗舞刀。

随后他的左手松开刀鞘,掠过衣摆一翻,一柄檀红色的火枪便出现在了他的手心。

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抬枪便射!

砰!

火枪的枪口绽出火舌,爆发出女妖恸哭般的呼啸声。

势不可挡的铁弹丸攒射而出。

还在得意的芝天狗终于反应过来,舞着密不透风的刀光想要斩落铁弹。

但子弹的速度却快了他许多。

“噗”的一声。

铁弹直接击穿了芝天狗的右翼根部。

血绽放,受击的芝天狗一下子扑倒在地上。

他的速度还算快的,在地面上连忙握紧了刀柄抬头。

可却只看到那白色的模糊怪谈已经化作一道残影冲到他的面前,手上轻盈的长刀劈落,搅动一地带有血腥味的鬼雾,又将雾气撕碎,形成切碎空间一般的奇特视觉效果。

灵巧的刀光实而不华,但却裹挟着恐怖威能。

铛!

刀剑磕碰,发出如同打铁的清脆声响。

那芝天狗只挡了这一刀,短小的身体便如破麻袋一般狠狠砸向了擂台的麻绳圈之外。

神谷川的攻击都还算是留手的了,刀枪之中全都没有夹带进雷法,留下了芝天狗的命。

不然这两回合下来,便可毫不费力地将对方退治。

时至今日,一个d级的怪谈已经实在不能算是他的对手。

胜负已分。

芝天狗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围观的怪谈却都是同一时间缄默了下来。

连垂挂在老槐树上的马垂首也是张大了嘴巴,迟迟不能言语。

这便显得这落地声格外刺耳了。

半响,挂在树上的马头妖怪才终反应过来,高喊道:“犬次郎,胜!”

“吼吼!”

围观的怪谈跟着振臂呼嚎,呼喊声震动整个怪谈城池。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禁止离婚!闪婚大哥后很上头 海贼:数码暴龙,打造全员幻兽种 能有坏心思 重生儿子狂骂娘,呸,她都听到了 LOL:排行英雄战力,武器第二 蓝色监狱?不,红色长城! 我在无限乐园是个概念系废物人设 斗罗:身份曝光,比比东判我死刑 给二刺螈一点布袋戏震撼 穿成豪门女配,觉醒后她躺赢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