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浪漫青春 > 红昭愿 > 第十一章 无情质问

第十一章 无情质问(1/1)

目录
好书推荐: 第一全能女婿 阴阳劫 弃少如龙 长生十万年 鸳鸯债 牛郎总裁你好坏 恕不奉陪:弃妃要出墙 开局就是一百亿 啊?我的坟被人刨了 穿成哥哥的小公主

↘完♂本♂神♂立占↙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wanbentxt.com

慕晨熙突然笑了,他笑得很悲凉,英俊面容竟然比天边的玉轮还要惨败。

寒风吹过,单薄的衣袖被风吹起。

"咳咳咳…"

慕晨熙突然感觉喉咙间的生疼,或许他从一开始就错了,他现在只想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

他快步回到了自己殿内,直接推开了柳柔寒的房门,铜镜中的小脸分外狰狞。

柳柔寒很显然没有想到慕晨熙会过来,脸上扭曲的表情来不及收起,就被慕晨熙看的一清二楚。

"王爷今夜过来,怎么也不让人通知一下,妾身还尚未来得及沐浴更衣。"。柳柔寒柔柔的说道。

点点桃花的眼睛盼若流连,柔若无骨的腰肢直接倒在了慕晨熙的怀里,细柳般的长臂忍不住的抱住了男人的腰肢,这是一个正常男人都无法抵御的诱惑。

慕晨熙面无表情的低下头看着自己怀里的女人,突然狠狠的推开了柳柔寒。

柳柔寒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推开,脚下一个不留意,竟然直直的撞到了梳妆台上。

"王爷…"柳柔寒委屈的唤道,雾蒙蒙的眼睛惹人怜惜。

然而这一次慕晨熙并没有心疼,他缓缓的靠近柳柔寒,居高临下的打量着这个女人。

柳柔寒其实长得很一般,顶多算是清秀,她有着江南的小家碧玉的感觉。但是她总是一副柔柔怯怯的样子,就像是一只可怜的小猫咪,让人忍不住的把她护在怀里。

"接下来本王问你的问题,你最好想好的回答,如果有一句假话,代价绝对不是你能够承担的。"

慕晨熙的眼神没有一丝的温度,他看着柳柔寒的眼睛就像是打量着一具尸体。

柳柔寒因为这没有温度的眼神而瑟瑟发抖,就算是当年柳欣涵死的时候,慕晨熙也没有像今日这般暴怒。

他就像是一个踩在警告线上的雄狮,随时随地可能亮出他的爪子,直接了结了她的性命。

"只要是王爷问的,妾身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柳柔寒温婉的跪下,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不忍心责怪。

慕晨熙摇摇头,他现在只想弄清楚这件事情的真相,因此不可能存在任何的怜香惜玉。

"本王问你,当初救本王的人究竟是你还是你的妹妹柳欣涵?"

柳柔寒再一次的听到这个名字,心中很震惊,很快就和那位高高在上的太子妃联系到了一起。

"是我,虽然妾身不知道您是在哪里听来的风言风语,但是妾身可以十分笃定的告诉您,当初救您的人是妾身。"

柳柔寒目光坚定的看着慕晨熙,她知道自己必须在这个时候咬紧牙关,否则必然万劫不复。

"好,好,好,你说当年救本王的人是你,本王也暂且相信你的说辞,那本王接着问你,当初在本王与王妃的新婚之夜,你的失踪是否与王妃有关。"

慕晨熙一直以为是柳欣涵歹毒心肠,但是如今看来这其中恐怕大有文章。

"这点妾身并不知道,但是除了王妃,妾身不知道还有谁如此痛恨妾身。"

柳柔寒把自己摘了个干净,她没有直接回答慕晨熙的话,而是让慕晨熙顺着她的思维思考。

慕晨熙的心头一片冰凉,柳柔寒的话句句在理,可是只要想到柳欣涵冷情的目光,柳柔寒的辩解都是苍白的。

"好,那本王再问你,这本王与王妃发生了关系,那一杯合欢酒中是否有你的功劳?"

慕晨熙直接捏住了柳柔寒的下巴,力道知道快要让她脱臼了。

其实他心中想问的问题并不是这个,只是他实在无法问出。

不管当初柳柔寒是不是装病,是他亲手剜去了柳欣涵腹中的孩儿,他才是那个杀人凶手,是他亲手斩断了两人之间最紧密的联系。

有一瞬间慕晨熙都怀疑自己的心脏停止跳动,但是阵痛之后又是一片清明。

"妾身不知道。"柳柔寒面色苍白,但是她仍然咬着牙狡辩。

"好,好一句不知道,我今天本王就让你一清二楚。"

慕晨熙一个箭步上前直接扯开了柳柔寒的衣服,露出了那朵粉色的玫瑰,这朵玫瑰如今看来竟是如此的刺眼。

"啊!王爷,您不能这么对我!我才是您的救命恩人,我才是您的心上人!"柳柔寒大声的叫道。

但是她的话音刚落,单薄的衣领就被狠狠的拎起,像是一只小鸡,直接被扔到了门外。

慕晨熙的力量很大,她根本就没办法反抗,只能任由着男人的动作将她扔到了池塘里。

夜半钟声,冷月韩星,夏末的知了不再啼叫,空气中只有淡淡的桂花香。

柳柔寒被扔到了水池里,几番浸泡,那朵火红的玫瑰已经不复存在。

慕晨熙整个人的身子都瘫软了,他无助的坐在了莲花池边,想到了那一天柳欣涵的呼救,可是他最终做了一个极其错误的决定。

他松了手任由柳柔寒自生自灭,他好累,但是更多的是思念。

隔着莲花池,慕晨熙看到了灯火通明的东宫,现在的她可能依偎在别人的怀里温柔的言语。

柳柔寒扑腾了一番,幸好她会游泳,否则就会死在这冰冷的莲花池里。

她不敢再靠近慕晨熙,但是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便发现了灯火通明的东宫。

"殿下,您听我解释啊!"

柳柔寒仍然在垂死挣扎,她的母亲是青楼的妓女,她不想重蹈母亲的覆辙。

"你以为你做的事情是天衣无缝的吗?你假扮涵儿,冒充她成为了本王的救命恩人,利用本王的宠爱为非作歹,伤害了本王最爱的人。你应该从来没有想过你的阴谋诡计会有被揭穿的一天,也许你以为所有的一切都会随着王妃的死而烟消云散,但是你不会想到她并没有死。"

慕晨熙的眼神陷入了呆滞,与其说他是责怪柳柔寒,更不如说是对自己的责怪。

柳柔寒听的心头一震,不可能,当年她是亲眼看着王爷把柳欣涵的尸体抱回来的,而且亲自下的葬。

"王爷您是魔怔了吗?柳欣涵他已经死了,这么久陪在您身边的人是我!我承认当年的确是我冒充了她柳欣涵,但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爱您!"

柳柔寒无法顾及自己的形象,她没办法接受被抛弃的事实,只能够抱住慕晨熙的大腿,希望今晚的一切都是个梦。

"爱!哈哈哈…"慕晨熙悲凉的大笑。

爱本是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爱本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然而如今的爱却为了一个累赘,将处在其中的痴男怨女伤的遍体鳞伤。

这个笑让柳柔寒毛骨悚然,她害怕慕晨熙杀了她,只好迅速的离开。

然而慕晨熙根本就不想去管这个女人,他只想再多看柳欣涵一眼,亲口对她说一声对不起。

太子宫内。

烛火摇曳,淡淡的琴音婉转不息。

"涵儿,你已经弹了一个晚上了,该休息一下了。"

慕晨易拿了一件披风,直接把它披到了柳欣涵的身上。

琴深似海,情难割舍。

柳欣涵弹完了最后一个音符,她的思绪乱乱的,虽然今天晚上看到慕晨熙悲痛的样子,她有了报复的快感,但是这完全不够,她要让那个男人生不如死。

"今夜,他知道了一切。"

柳欣涵的声音并没有太大的起伏,柔情似水的眼睛像一片死海,里面蕴藏了太多的苦楚。

"这一切都在我们的计划当中。"

慕晨易桌子上的瑶琴收起来,害怕它的棱角伤害到柳欣涵。

"他很痛苦,这也是我认识他这么久,第一次看到他流眼泪,骄傲如阳的慕晨熙从来没有如此的挫败过。"

柳欣涵淡淡的评价,仿佛在这场博弈里她只是一个旁观者。

"你心软了?"

慕晨易皱着眉,他的身上散发出阵阵的寒气。

"心软?哈哈哈!"

柳欣涵悲凉的大笑,她现在根本就是一个无心之人,心软从何谈起。

曾经她把自己炙热的心捧到了慕晨熙的面前,结果却被无情的践踏,那个朝阳似火的靖王妃早已随着那无情的虐待,被葬送在那片荷花池中。

柳欣涵的笑声让慕晨易感到头皮发麻,他知道旁边女人的苦楚,也一心想要把她捧在心尖,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涵儿我不会再多看他一眼,因为他的涵儿心中只剩下了复仇。

柳欣涵抬头仰望夜空,黑色的乌云让这个夜彻底的失去了光彩。

努力的把眼泪逼回去,那个男人不值得她再浪费一丝一毫的情感。

"回去休息吧!一切有我。"

慕晨易尝试从后面抱住柳欣涵,但是后者却像是一个受惊的刺猬,感觉到了触碰浑身亮起了爪牙,直接推开了慕晨易。

柳欣涵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无助的蹲在地上瑟瑟发抖,她现在还是没有办法接受别人的触碰。

虽然慕晨易也给他找了不少大夫,但是他们都告诉她,这是心病,必须要让她自己走出来。

慕晨易并没有太过吃惊,相反他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

"对不起,刚刚是我太过于冲动!"慕晨易选择蹲下来和柳欣涵平视。

"不!不!不!"柳欣涵痛苦的大叫。

这根本不怪慕晨易。慕晨易的心思她懂,可是注定是要辜负了。

支持:↘完♂本♂神♂立占↙喜欢本站的朋友可以多多推荐给更多爱看书伙伴们!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和村花同居的日子 军嫂娇,军嫂媚,糙汉军爷宠上天 夫人死后,顾总把白月光逼疯了 穿成惨死恶毒女配后,我喜极而泣 坦白局,病弱小白花炸翻黑白两道 爷!认输吧,夫人黑白两道皆马甲 我靠狗血剧情,稳坐编剧top 宠妾灭妻?王妃她改嫁后冠绝全京城 表白后我赢麻了 重生逆转,商业巅峰之金牌玩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