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影视:从让子弹飞开始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影院借机救人

第二百一十一章 影院借机救人(1/1)

目录
好书推荐: 你是恩赐也是劫乔佳音夜凌琛 女总裁的神龙兵王叶真林清音 被豪门情敌标记之后 我被三个男主攻略的日子 全游戏都在宠我[无限] 安陵沁北野漠 乔佳音夜凌琛 唐妙雨蒋天星 都市最强兵王 秦桑易水寒

影视:从让子弹飞开始第二百一十一章 影院借机救人: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日本军官快步从看台上走下来,拦住了准备登上看台的高超,脸上带着看似温文尔雅却暗藏着冷酷变态的笑容:“小伙子,这里已经封禁,任何人不得进出。”

高超装出殷勤的样子点头哈腰,从口袋里掏出香烟要给对方递上,对方却冷冷地摆了摆手。

“太君,我是咱们影院的副放映员,您看这是我的工作证,这张是我的良民证。”高超连忙从怀里掏出证件,日本军官伸手接过看了看,点点头问道:“丰田商行出纳高忠良是你的父亲吗?”

“对,对,太君,正是家父。”

日本军官皱起眉头挥了挥手:“进你的放映室去,不要出来乱窜。”

“是,太君。”

高超连忙走上看台后面,却没有走进放映室,蹲在墙角仔细观察影院里的动静。

那日本军官已经走到了影院中央,面对着众人笑着侃侃而谈道:“各位父老乡亲非常抱歉叨扰大家的雅兴,鄙人鸟山幸之助,刚刚大家都看到了,意大利的公使要来我国访问,这意味着我们这个新生的国家在战胜奴役亚洲的白种人之后,已经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和尊重,可就在我们的祖国艰难立国的时候,却还有少数人在敌人的操控下,图谋颠覆我们的政权。”

这个鸟山鬼子已经走到长得像黄渤的地下党身边,俯下身来仿佛是在对他说话:“这样的败类我们应不应该把他们铲除,其实在这里就有两个,就像两颗掉进了汤里的老鼠屎,埋汰。”

这位地下党已经紧张到了极点,他知道日本人已经认出了他,此刻应该逃跑避免暴露出另一位同志,他立刻从座位上扑出去撒丫子向电影幕布台上跑去,刚跑到台侧就听见呯地一声枪响,地下党捂着胸口退到了舞台上,踉跄地摔倒在地。

台下的众多民众发出了一声尖叫,有些人已经吓得站立起来,却被日本鬼子恐止住了:“都不许动,坐下!”

另一个日本军官上去啪地打了开枪的鬼子兵一个巴掌,鸟山鬼子则从容地跳到了台上,戴上两只白手套对身后的军官讲起了日语:“细木君,看来我们找到一个,可是我们怎么找到另一个呢?”

这军官把关东军风衣给脱了下来,扔给旁边的手下,自己则趴在了尸体的身上,用自己的目视的方向去模仿死者死前望向的方向。

这时高超都紧张了起来,这个死变态小鬼子看来有不少邪招,他必须趁机搅乱他们的判断,否则剩下的这位救国会成员也将性命不保。

他顿时灵机一动,张开了喉咙高声喊道:“快啊,革命党跑了!”

台上的两个鬼子军官嗖一声地站了起来,鸟山吃了一惊说道:“难道还有第三个?细木君你带一小队人去看一下。”

高超暗暗吃了一惊,鸟山这小鬼子实在是太精了,这样喊叫都无法全部调开他们。

日本鬼子立刻分出一队往看台上方奔去,高超从窗口里看了看放映室里的师父,这家伙胆子小吓得要死,钻在里面根本不敢出来。

军官跑上来喊问道:“革命党跑哪里去了?”

高超仰头指着通向楼顶攀爬铁梯说:“我看见有一人从爬上了楼顶!”

“上去追!”

两个日本兵立刻爬着铁梯登上了楼顶,军官也紧随其后顺着铁梯爬上去。高超则把目光望向了影院戏台那里,并在心中暗暗说道:“我只能帮到你这里了,希望你能尽快脱身。”

影院里鬼子兵力少了一半,但鸟山鬼子依然站在台上笑嘻嘻地说道:“人临死前是需要安全感的,目光总是要落在自己信任的人身上,所以乱党就应该知道这边的观众里。”

说罢他将手指向了靠门一侧的人们身上。

坐在靠门位置的地下党知道自己已经躲不过去,必须想办法脱身撤退。他正在观察各个鬼子的站位,鬼子兵力减少了一半,感觉可以拼一把。

他立刻从腰间掏出手枪对着站在门口的鬼子啪啪两枪,将其打翻在地,飞奔着从电影院门口冲出去。

鸟山鬼子掏出了他的南部十四式手枪,指挥着众人喊道:“给我抓住他!”

鬼子兵抛下了影院里惊慌失措的群众,一窝蜂地追了出去,地下党一边开枪还击一边奔行,鬼子兵们交替在后面射击,鸟山则举着武士刀在后面大喊:“不要打身体,打腿,我要抓活的。”

小鬼子们精得很,追在距离地下党四五十米远的地方,这个距离手枪的威力大大降低,也毫无精度可言。别看对方打得欢快,子弹都飘在屋檐的下方,只落了一些青瓦。

三个鬼子兵托着三八式步枪以跪姿开枪,两颗子弹各自打在了对方的小腿上,使其摔倒在地。又有两人上前去将他拖了起来。

高超站在放映室的窗口前,偷偷支开一道缝隙看着街角处救国会被抓捕的情形,并且暗暗心惊。小鬼子的战术素养竟然这么高,仅仅花费了三颗子弹就已经把人给抓住了,没有出现五六分钟街头枪战的场面。抗日神剧这么多年把老子欺骗得太惨了。

他这一闹似乎没有起到作用,两个革命党还是被一死一抓,但也起到了一些作用,至少没有使得两个无辜群众惨死。

两个鬼子兵把革命党的双臂架在了他们的肩膀上,押在了鸟山鬼子面前,对方露出变态又得意的笑容,拍着他的脸蛋说道:“刚刚何必挣扎逃跑呢,越在我们的手掌心里蹦跶,你就越痛苦。与其痛苦,你倒不如乖乖服从。”

革命党人闭着眼睛一言不发,鸟山哼笑了一声挥挥手:“把他给我拖回去。”

鬼子细木领着日本兵们在楼顶搜索了一番没有发现,只好攀着铁梯子下楼,又从影院来到门外与鸟山会合。他微微鞠躬道:“大佐阁下,我们搜索了整个影院楼顶,并没有发现第三个革命党。”

“那就是了。”鸟山稍微沉吟,点头说道:“我得到的消息不会有错,至始至终就两个革命党,那么影院里放电影那小子想故意引开我们,给这些人制造机会逃跑,上去把他抓下来。”

放映室里,师父正在无情地数落高超:“你个损色跑出去干啥!还喊话招惹日本人,小心太君发火迁怒在你身上,到时候你脑袋没了。”

“你他奶奶地找死,别把祸惹到我的身上,我告你啊,以后别叫我师父,我给你当不起师父。”

“啪!”放映室的门被一脚踢开,两个鬼子兵背着枪进来,抓住高超的肩膀把他的双手反剪到了身后。

“唉,唉,太君,轻点,咋回事啊,我不是立功了吗,怎么还抓我啊。”

他们把他押出了电影院,押在了鸟山鬼子面前,这家伙笑着在他的脑袋上拍了一下:“你的父亲高忠良对满洲国皇帝陛下衷心耿耿,又对我们关东军亲善有义气,谁知他怎么养了你这么一个不忠不义的坏东西,何止是埋汰,简直是埋汰。”

高超内心差点耻笑出来,原来忠义还能这么解释,这小鬼子还真是厚颜无耻。

“这话怎么说的呀,太君,我对满洲国,对皇军是忠心耿耿的呀!刚才我真的看见了一个人影窜上了楼顶。可能是我立功心切,但我绝对没说假话呀。天地良心啊,如果我对皇军有一丝丝的不忠诚,就让我这辈子生儿子没屁眼!就让我父母双亡!让我爹出门就被革命党打死!”

高超的满嘴跑火车让鸟山不耐烦,摆摆手说道:“把他押下去关到监狱里!”

这样高超就坐了伪满的监狱,也尝了尝被迫害的革命志士的滋味,正好被关在了那个革命党人的隔壁。

高超心里大为不满,为啥小东北就能和革命党关一个牢房,老子就只能住单间?

唉,这个时候小东北好像还没有被关进来,现在也没必要考虑这些了,待会儿得想想该怎么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

这时鸟山鬼子突然从监狱的走廊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两名光膀子的壮汉,一看就是知道是刑讯逼供的刽子手,目视前方丝毫没有朝高超这边看一眼。

这时高超内心打起了小九九,是不是应该出去现一下眼,不然下一次就被轮到审讯自己了。他立刻趴过去双手抓住栏杆,笑呵呵地说道:“太君,我是大大的满洲国的顺民啊,太君明察,太君明察!”

鸟山鬼子仍然不理他,倒是鸟山鬼子身边的日本刽子手提着鞭子朝牢房甩过来,正好打在了高超的手上,疼得他连忙缩了回去。

他看了看这鬼子的样貌,心想老子记住你了,等下一次碰上你,阴也要把你给阴死。

鬼子鸟山来到了隔壁的牢房,监狱的墙壁可以说是毫无隔音可言,对方的说话声音他能够听得清清楚楚,鬼子正在对革命志士进行审讯。

“我已经打听清楚你的身份,你叫叶凌风是不是,是你抗联的人,也是救国会的人。你们企图颠覆我满洲国,是我们绝对不能容忍的。所以你只能面临两个选择,一是顽抗到底,被我们用酷刑一遍遍地折磨,这叫生不如死。二是回头是岸,选择归顺满洲国,你会得到良好的待遇,这叫寿终正寝。我想是个正常人人都会选择第二条,你会怎么选择?”

叶凌风铁骨铮铮,丝毫不被鸟山鬼子的恐吓而惧怕,轻蔑地笑着说道:“我选择第一条。”

“哦。”鸟山鬼子似乎已经预料到,哼了一声说道:“很多人都认为自己能做硬汉,都想尝试一下,是啊,不尝试一下怎么知道自己做不到。你们两个,动刑吧,千万不要对叶先生手软,不然他怎么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鸟山讲话完毕后不久,两个鬼子刽子手便挥动起了鞭子,噼啪的声音听起来就疼,但是高超没有听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只有强忍疼痛倒吸凉气的声音。高超紧紧地攥住了拳头,心中焦躁到了极点。他从前在历史书中看到的革命烈士受罪,也只是严刑拷打这四个字,但只有真正经历过这样的场景,才能真正感受到他们的意志和伟大。

高超终于忍不住,对着隔壁大喊道:“吵死了,他妈的。”

站岗的鬼子从未见过这样不知死活的家伙,竟然敢在鸟山审讯的时候在隔壁吵闹,他立刻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来到高超面前:“八格牙路,闭嘴。”

小鬼子这东西可不是良善之辈,他们说捅你的时候可能要真捅的,高超只好悻悻地闭上了嘴巴,在稻草上向右翻了个身,这一下压死五六个蟑螂。

鬼子的审讯结束了,鸟山大佐面色不善地走了出来,路过高超的牢房时偶然转过身来,盯着高超看了一眼说道:“把这小王八蛋给我从里面提出来。”

高超暗道不好,该不会这小鬼子在抗日志士身上碰了钉子,要拿自己撒火出气吧。

两名日本兵立刻招呼看守打开牢房门,两人上去一把抓住高超手臂就往外拖。

“哎,轻点,肉疼!”

鬼子们把高超拖到了一间小房子里,看起来不像是审讯室。因为房间收拾得像日本的和室,墙上挂着日本旗,还有写着武运长久的横幅,鸟山鬼子的武士刀放在刀架上。

他双腿盘膝而坐,目光死死地盯着面前的高超,嘴角还带着一丝戏谑。

高超认为自己必须装出一副怂货的样子,才能骗过眼睛这个鬼子精,立刻显得显得稀松拉胯地连连求饶:“太君,我招,我全招。”

“那么,你想招什么?”

“太君,我想招,我其实确实看到一个影子从铁梯上爬到了楼顶,可能是我真的立功心切,我其实是想从皇军这里弄点赏钱。如果真没有我怎么敢说胡话骗赏钱。”

“嗯?”鸟山鬼子冷笑了一声。

“还有!以前放电影的时候,我曾经躲在影院的椅子后,专门偷摸漂亮小娘们的屁股,就是你们说的花姑娘。有一次我还偷摸了一个日本花姑娘的屁股,我该死,我再也不敢了。”

“还有一次,我还故意多买了十几张电影票,然后趁着票卖光之后,高价卖给来看电影的人当黄牛。”

“还有,我还偷剪了不少日本电影里漂亮姑娘的胶片,然后带回家里偷悄悄看。”

鸟山鬼子厌弃地摆了摆手:“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就是个混蛋。看来有其父必有其子,你的父亲高忠良就是一个守财奴,奸商,你将来也是这种东西。”

鸟山鬼子提着白手套站起来,好像跟高超再多说一句话都跌份,他对站在门外的士兵吩咐道:“把他关回牢里去。”

他又对自己的属下吩咐道:“你派人去找他的父亲高忠良,告诉他他的儿子正在坐牢,让他拿着钱来赎人,我们正好也捞点外快。”

高超被鬼子们扔回了牢房里,他现在可以肯定,他已经成功地骗过了鸟山鬼子,让他把自己当做了一个怂货。

就在他刚被扔到牢房里不久,一个街头小混混也被小鬼子带到了牢房里,而且还在他的隔壁与革命党同住一间。他隔着牢房的铁栏杆看清楚了这位,就是著名的街溜子党主席兼本片主角小东北。

&nbstps://.bqkan8./50830_50830971/693617164.html)

.bqkan8..bqkan8.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领到分配的顶流老公后热搜爆了 龙君苏醒在星际 八零福运小娇妻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反派大佬白天碰瓷我,晚上求抱抱 玄幻大佬穿越后柔弱无助 今天我要变成谁呢? 教科书级别喜欢 女帝穿成豪门小白花后 穿越星际:病娇指挥官他又变奶了
返回顶部